2019-07-08–懂懂日记

2019-07-08

原创: 懂懂赞赏 懂懂日记
大理,海拔不到2000。

我竟然有了高反,总觉得呼吸急促,我在想,这到底是因为什么?是我身体虚了?生病了?还是另外一个原因,如传言所讲,越是运动员越容易高反,这两年我一直都是每天训练的状态,是不是需氧量太高?

我怕拖后腿。

那以后的路怎么办?毕竟海拔越来越高,若是我中途退出,那么就有几个队员也要一起退出,因为他们是跟我车来的。

我只是担心,但是没跟任何人讲。

因为,若是海拔2000有高反,会被认为是笑话,看一群小伙呢?又蹦又跳的,压根感觉不到海拔。

出发前,路书提议服用红景天,我没当回事,因为我多次进藏,从未高反,感觉不需要弄这些,但是我现在有反应了咋办?我就以叮嘱的名义去每个车上问:你们服用红景天没?

都没,但是都准备了。

我索要了几个胶囊,服用了。

从贵阳到大理的路上,猛禽加了92号汽油,中途发现是92,马上换了95,等于半箱92半箱95,结果出了故障码,加了燃油宝也没消掉。

进大理以后,花20元找人给消了故障码。

可是,次日出发,又有了故障码,需要去4S店查修。

是不是大理克皮卡?

N年前,我开着皮卡进大理,刚过桥头被交警摁住了,罚款,扣分,大理不允许皮卡进城,我也没把罚款当回事,拿着单子就走了,过了几天,我仔细一看才发现,只能在大理交这个罚款,我只好联系当地的朋友,快递给他,他帮着去处理的。

但是,那次说的扣我的分,最终系统并没扣。

为这个事,我写了不下十次,总觉得执法尺度过紧,我们是过境车辆,只是路过而已,进藏的,何必如此苛刻?劝说一次就好。

偏不。

更奇葩的,当时我也写过,就是一辆摩托车进藏的,不知道因为什么问题,摩托车被扣了,GAME OVER。

那个帮我处理违章的朋友,这次也联系我了,意思是希望我们车队入住他的客栈,我以提前预订并且付过款的理由搪塞过去,因为这些人压根就不会住个人客栈,我也不会住,我觉得四处别扭,虽然那些客栈泡妹妹容易,但是不够卫生。

我这个朋友洗脑能力一流。

我娃刚出生时,我总觉得如我这么个性的人,怎么可能送娃去幼儿园呢?那不是让填鸭教育给摧残了吗?我要带他环游世界,让他赢在起跑线上。

现在回头想想,真幼稚。

什么是最好的教育?

按部就班。

不拔苗,不助长。

这哥们当时已经举家搬到大理了,夫妻俩原先都是白领,过起了田园生活,孩子是自己教的,老大稍微大一点,还念过几天书,老二呢?出生都是自己接生的,连疫苗都没打过。

他提倡的是什么教育?

私塾教育。

当初把我说的一愣一愣的,我都有点心动,心想,是不是也要考虑让孩子体验一下私塾教育?

我特意去咨询了牛哥。

牛哥就说了一句话:教育不可逆。

意思是什么呢?

错过了就错过了,不能后悔,教育要面向未来,面向科技,不该拿孩子试错,即便真如他们所讲,14岁孩子的语文水平相当于博士,可是别的学科呢?

现在来看,完全是大逆不道。

但是。

这一类人,在网上特别火,总觉得能主动叛逃体制的人都是世外高人,于是,他们的信徒越来越多,特别是寒暑假,总有无数家长带着孩子来体验。

注意,包括我媳妇。

人很好,特别出色,理论上,我们应该做到和而不同,但是我总觉得我境界不够,总想矫正他!

意思是,你不能这么干,害了孩子。

他家老二长这么大了,没吃过肉,没看过电视,没玩过手机,他们用的还是最传统的诺基亚,一到晚上两口子在家干什么?

抄佛经。

这种人,为什么很火?

因为,把克制演到了极致。

我记得2013年,我遇到了大活佛,我问他如何平衡信仰与生活,他说了一句我认为很有哲理的话,信仰不影响生活,生活不影响信仰。

但凡是我们认为的那种“行为克制”,都是表象了,肤浅了。

大理,我还有个好朋友,茉莉。

不知道算不算好朋友,反正她对我是绝对信任,当时有个很巧的事,我有个读者在大理搞了一个客栈,投资不少,但是没有运营起来,就以生二胎的名义转让,让我帮着吆喝一下,因为我媳妇去的时候住过这个客栈,人家好吃好喝的照顾,还给买了不少礼物,咱觉得欠个人情,就帮着吆喝了。

我知道是怎么回事,肯定是经营不善。

茉莉呢?

正好想在大理开一个客栈,当时她刚离婚不久,只身一人在大理生活,她问我这个人靠谱不?

我说,靠谱。

别的就没再多说,所谓的靠不靠谱,就是看交接过程,我认为是没有问题的,毕竟老板是外地人,想回去了,所以不可能有什么后续纠纷。

茉莉接盘了。

为什么说是接盘呢?

理论上,类似的转让,若是你使劲压价,桌子椅子床铺之类的都不算钱了,装修也要打个大折扣,但是老板觉得遇到了个大傻子,都给算上了,然后整体给打了个8折,关键是,茉莉同意了。

事后,老板给了我10万。

这个钱,理论上,我应该给茉莉,但是我没给,主要是我心动了,若是给我2万元,我一定会给茉莉的,10万元,我就自己揣起来了。

为什么要给我10万元呢?

因为,这个转让价格远超出了老板最初的预期,超出10万以上。

一方面,咱心疼茉莉。

一方面,又觉得活该。

为什么活该?

离婚的女人,分点钱,拿不住,与其被男人骗走,不如投资个店,至少看的见,摸的着,对不?

她在大理应该是认识了个新男朋友,也可能不是男朋友,玩越野,玩摩托,久而久之,把她的店给忽悠成了摩旅与自驾游的一个驿站。

包括,这次我去她店转了一圈,门口停的全是豪车。

都是口碑相传,说老板娘漂亮,人好。

从门口开始,全是涂鸦,整整四层楼,写的密密麻麻,她问我有没有兴趣体验一下?晚上还有小PARTY。

我说,我不喜欢热闹。

我在她店门口坐了一会,发现她比过去瘦了很多,穿着一条宽松的麻布裤,可能是很久没见女人的缘故,我觉得她很性感,特意问了问她跟那个男朋友关系如何了,她说早分了,现在单身。

人,各有命吧。

我弱弱地问了一句,现在一年能赚多少钱?三十万?

她说,没有那么多。

我问,综合起来呢?连出台。

她说,那完了,我是老太婆了,出台要倒贴,赚的不够赔的。

我问,有20万吗?

她说,差不多。

我说,那也不错。

我回酒店了,她也忙。

到了晚上12点,她联系我,问我休息没,出来吃宵夜,我已经困的睁不开眼了,没去,她说给我拿了点东西,我让刘威去交接的。

一箱酒,但是是临时组合的,好一点的有习酒,普通一点的就是红盖汾酒,榆林大队自己DIY的杏花村。

我推测,就是那些车友送她的。

我不想跟她走太近了,我怕自己突然一心软,把10万元又还给她了,那我就亏大了,男人就这点不好,占有了女人的钱就不想退了。

她抖音玩的很好,每当有车队入住,她都会拍一组,车队的人呢?也会拍上她的客栈,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口碑效应,类似的客栈,几乎每一站都有,我们在察隅洗车的地方,那也是一家客栈,有多偏僻呢?在进城的路上,也是越野圈里网红级的客栈,我们进城找了一圈酒店没找到合适的,主要是停车不方便,最终我们也入住了,唯一的记忆就是老板也是个小女生,也很热情,同时入住的还有广州一个猛禽车队。

我们车这么脏,洗一次要多少钱?

50元。

每个入住的,肯定都洗。

这也是不错的收入,毕竟水不要钱,这里水资源太丰富了,旁边就是一条呼啸而过的江,他们对水也没啥概念,水泵就一直开着,水流满地,也没人管。

我一直担心自己的高原反应。

但是,这次很怪。

我是最早反应的,也是最早适应的,等到了海拔3千、4千,乃至接近5千,我都没有半点感觉了,很是适应。

怪不怪?

茉莉一直在联系我,问我是否有高反,回程是否路过大理,因为网络断断续续,我也是有一句没一句的回复。

我调侃式地问了一句,有没有女生,专门住你们客栈,就为了搭车的?

她说,有,高峰期,我们这里女生比男生多。

我说,早知道我去住。

她说,就是,让你来你不来,后悔了吧。

类似的客栈很多,只要有车,艳遇不缺,我记得我们在拉萨住过青旅,楼上带酒吧的,女孩多男孩少,这些女孩都是等车的,想去羊湖,去纳木错,只要你有车就可以带走。

但是,路上即便遇到很投缘的女生,我也不可能带。

第一、队友会怎么看我?

老不正经。

第二、女生来了,很容易跳槽,因为我们车属于整个车队里最LOW的,女生肯定想上猛禽,想上路虎卫士,想上大G。

等于我给他们输送了炮弹。

在这类青旅里混,两点最重要:

第一、舍得买酒,要有赵公子为全场女生买单的豪迈。

第二、有辆好车,女生虽然不懂车,但是车标还是认的。

可以看看我拍的抖音,几瓶酒喊了一桌妹子过来,全国各地的,她们都是想搭他们车的……

我现在年龄大了,看这些就觉得是很LOW的游戏,任何人上我车我首先考虑到的是风险,翻了车我能赔的起不?

在离拉萨还有200公里时,服务区,遇到了临沂一辆长城SUV,老乡见老乡,肯定要热情打个招呼,他问能拍车不?

我说,随意拍。

他说,我不发出去。

我说,没事。

因为我们队伍也都跑散了,这属于半高速了,我们车子比较慢,应该是最后一辆,离头车有接近30公里的距离。

也不追了,慢慢跑吧,我们也有导航。

我问长城有没有兴趣跟我们组队?

他摆了摆手。

我看到了一丝羞涩。

加了微信。

他可能想多了,心想,你们是豪华车队,我是一辆长城,不合适,其实这个是想多了,我们自己没有这种感觉,包括这次我还想开着纳瓦拉来,我觉得纳瓦拉可能更适合跑烂路,而且是自动档的,好开。

到拉萨后,我们住的不远。

逛街时,我竟然在山东饺子馆门口又遇到了他,聊了几句,他是川进青出,从青海再去内蒙古转一圈,我问有没有兴趣跟我们一起去穿越阿里大环线。

他说,想是想,就是觉得车配不上。

我说,想多了。

他说,不行不行,不能给你们拉低了档次。

这种心理很怪,每个人内心都有,觉得不好意思,倘若是我再次参加这个车队,哪怕我开辆吉姆尼,我也觉得无妨,其实车队并不在意你开什么车,只要你愿意加入,就愿意带你。

这是一个过程。

我游说了他半天,他还是没下决心……

他说,在杭瑞高速上,我遇到过你们车队,三辆。

我问,是不是堵车段?

他说,是。

在拉萨,有读者请我吃饭,我拒绝了,主要是怕喝酒,队友有朋友在这边开客栈+粤菜馆,那可以去品尝一下,而且吃饭的时候能看到布达拉宫的夜景。

我们跟路虎卫士一车去吃的。

路虎卫士提到了一点,就是在拉萨有没有交流会之类的?跑了这么多天,为什么大家没有深度交流呢?

我说,每天都有啊,你不能期待别人主动找你。

他说,觉得不热情。

我说,热情取决于自己,那我问你一句,你知道不知道我们队伍里有个卖牛排的?

他说,知道。

我问,你为什么知道?

他说,因为我们吃过他的牛排。

我问,那大家吃过你什么?

他没说话。

我说,在一个队伍里,大家不会看你说了什么,只会看你做了什么,你做的任何一件小事,大家都看在眼里,否则,这场穿越结束了,没有一个人能记住你的名字,因为大家都是做减法的人,没有兴趣去交朋友,例如这群人,你见大家相互加微信了吗?

没有人加。

为什么不加?

认识就行了,何必非加微信呢?

理论上,回到现实生活中,大家都是不同阶层的,单纯的生活、生意,都不可能有交集,共同的爱好使我们走到了一起,换句话说,买辆吉姆尼是混圈子的捷径,因为你用最低的成本混入了最高的圈子,一辆吉姆尼哪怕混入了奔驰G车友会,也不会掉价的。

但是,为什么没有人混呢?

自我否定了。

那些偶尔出现的吉姆尼呢?

那都是大神级的,可能家里有两辆奔驰G,这次开着吉姆尼出来玩的,这种人哪怕在奔驰G圈子里,也是大神,没办法,他已经超脱了。

类似的混法有很多。

例如路虎卫士可以混入300万以下的任一圈子,不掉价。

VESPA呢?无论混宝马还是哈雷圈,也不掉价。

这都是以小博大,弯道超车。

为什么呢?

因为,有情怀高度。

我同车的凯哥也是个玩家,越野、摩托,都玩,而且都算资深玩家,他非常认同我这个观点。

路虎卫士一车为什么没意识到呢?

他们不知道路虎卫士意味着什么,甚至觉得那些人很傻,为什么一停车总有人过来拍照合影?

队友里,除了我,貌似没人开过这个车。

每个人都想开一开。

但是,没有得到允许,谁也不好意思开这个口,只是在偶尔堵车时,自己爬上去扶着方向盘拍个照……

我跟路虎卫士讲,你应该学会付出,让大家记住你,不是你没有东西付出,而是你不知道如何付出,例如我们每天跑这么多路,换这么多次司机,你完全可以邀请别的车的队友过来体验一下你的车,这是每个人都想做的一件事,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大家最原始的身份是路虎发现4车友会的成员,大家也是因为发现4认识的,在所有的路虎车主眼里,卫士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他问,真的吗?

我说,真的,你可以把全程分为15段,每段邀请一位队友体验一下,不说别人,刘威跟了我这么多年,他都没开过这个车,因为我压根不让别人碰。

99%的人是没见过这个车的。

更别说开过了。

这都属于私人艺术品,一般不会让人碰的。

路虎卫士车主问我,你后悔卖给我吗?

我说,实事求是,后悔。

因为,他完全不懂,连车都不会开,仿佛是买了个拖拉机,是这次出来才对这个车略有新的认识,因为不断有人哇塞,包括我发抖音的那些视频,总有评论在大呼看到了卫士。

他问,那当时为什么卖给我?

我说,你说到青岛,然后直接过户开过去,我就开过去了,懒得来回折腾了,心想就给你吧,因为我当时想买LC76,我若是持有太多车子,家人不同意,但是我用这种方式换一换呢?家人是允许的。

但是,临近过户了,你才告诉我,你没钱,需要分期付款,我也只好答应了,因为我再来回折腾没有意义了。

他问,你担心后续吗?

我说,实事求是,很担心。

包括,我这次喊他来参加穿越,也有两个目的。

第一、给他们个接触高能量群体的机会。

第二、让他们对这个车有全新的认识。

为什么他们不舍得把车给别人开?

不是不舍得。

而是总觉得自己的车是渣渣,别人都不屑……

错了。

都馋坏了,包括跟我搭档的凯哥,他也是在我提议的前提下,才有机会过去试驾了一番,开心的不得了。

人与人之间是有阶层的。

这点,大家都不承认。

事实上却是存在的。

什么东西可以快速打破这种壁垒?

就是共同的爱好。

路上,我们遇到了长春的一辆猛禽,后面拉了两辆水鸟,我们下车过去聊了一会,无论皮卡还是水鸟,我们都很专业,因为我们都是车主。

聊的特别好。

看打扮,看谈吐,这几个大哥在当地应该也是老炮的角色。

但是因为共同的爱好,瞬间就觉得很近。

男人必须要有类似可以跨越阶层的兴趣,这样才可以接受更高层次的熏陶,洗礼,我们才可能会成长。

但是,有一点是最难消除的。

就是不自觉的仇富。

从而自我设置栅栏。

拒绝跟他们交流,我跟路虎卫士也提议了这一点,不要去跟那些大佬谈你的培训,因为培训用语过于浮躁,忽悠小白是很容易的,忽悠他们太难了。

例如提到自己一个月400万的营业额,工资200万。

对于一个高能量的人而言,他马上就打个问号,可能吗?!

不可能。

从而判断,信息是假的,数据是杜撰的。

例如我们日常在外,总遇到能吹的,问一年做了多少利润?

一两千万吧。

这么说话的人,肯定是瞎扯。

因为,一千万与两千万的差距是倍级的。

说的更通俗一点,他压根不知道一千万有多少钱,所以信口开河,觉得能把别人忽悠住,到了一定的圈子,人是不需要说自己有多少钱,因为大家都知道,凡是需要自我吹嘘的,那都是草包。

哪怕你真的特别有钱,众人已经低估了你。

你也不用担心。

因为,真正的伯乐是能看透这一切的。

就是说,你哪怕除了有钱之外,没有一点有钱人的气质,你也不用担心,你身上总有一个点,很与众不同。

有人说,男人的自信八成来自于财富高度。

这话不准确。

应该,九成。

看一个队伍里就知道了,虽然最有钱的未必是领队,未必是队长,但是肯定是最有影响力与话语权的那个,他就是一切的核心。

人咋这么世俗?

你要反过来想,就不觉得世俗了。

他为什么获取了这么多财富?

因为,他为社会做出了这么多贡献,这是等价交换。

藏民是不是普遍有钱了?

两极分化。

分化的程度超出想象,我在拉萨遇到扶贫的读者,他跟我讲,有的人一辈子没出过大山,生在那里,葬在那里,仿佛压根没出生过。

从拉萨到他们镇需要30个小时,从他们镇到他们村还需要15个小时。

兄弟几个娶一个媳妇。

连姓都没有。

他们没有姓怎么办?

当地的活佛赐名。

今天,很多藏民是很有钱了,例如开着卡宴了,开着陆巡了,但是依然没有姓,骨子里还是有等级存在的,虽然这个等级早就没有了,现在是社会主义时代了,人人平等,但是他们还是心存顾虑。

例如穿的衣服,普遍是灰色系。

那些婚纱摄影的藏族服装呢?

那都是贵族打扮。

那,普通藏民,能否穿着拍婚纱?

不会。

即便会,也是偷偷的藏起来,不会摆起来。

每个镇都有个乡绅级的活佛,格外受人尊重,很简单的一点,你名字都是他给与的,你想想吧。

我说的这些不是杜撰的,是扶贫一线的读者跟我分享的。

国家对他们扶持力度也特别大。

我们露营的那户人家,我采访过他们,问一年能分到手的有多少钱?他说他家能分到1万5千元人民币。

已经很不错了。

这户人家就算富有的,几千亩的牧场,有羊有牛,还有自己的民宿,位置又好,父亲还是当地首富,家有陆巡,够完美了。

比我们那边的人还富有。

在拉萨,我跟做旅游的朋友聊了聊,问今年游客如何?

他说,一般,往年布达拉宫的门票不通过黄牛预约不到,现在个人就可以轻松预约。

我说,沿途我们几乎没怎么遇到骑行车,也很少遇到旅行车队,不知道是不是时间节点不对,反正跟我们想象的318格外的不同。

他说,骑行318的主要是80后90后,现在90后都马上30了,骑不动了,而00后压根对这些不感兴趣。

我想了想,有一定的道理。

记得2013年走川藏线,那骑行队伍密密麻麻,一辆接着一辆。

而这次,太稀罕了。

我跟路虎卫士讲,等你回去,你走过哪些路,看过哪些景,都会忘记的,但是你结交了什么朋友,跟他建立了什么链接,会是一辈子的。

这需要你用心一点,主动破冰,结交。

我跟牛哥怎么建立起了兄弟般的感情?有天我们俩搭档进藏,连续开了26小时,我们俩相互做副驾,为了防止对方睡着,我们都没睡,一直在聊,从小时候偷苹果一直聊到了今天,很透彻,感觉无缝隙链接了。

前提是什么?

苦旅。

牛哥送了我一句话,我记得特别清晰,一定要带着你最好的朋友去苦旅,因为大脑只会留住痛苦的记忆,而会删除甜蜜的记忆。

所以,不扎胎不陷车不吵架不发飙。

算什么穿越?

算什么苦旅?

对不?!

………………………………
特别说明: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