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2–懂懂日记

2019/07/02

原创: 懂懂赞赏 懂懂日记
丙察察被称为最难进藏线。

到底难不难?

就是小马过河,各有说法,你说不难吧?论坛上不少在里面翻车的,从山上滚到山下。你说难吧?

人家奥拓都挑战成功了。

我个人倾向于:不难。

但是,天气很重要,运气很重要,例如刮风容易有落石,下雨容易有坍方,下雪容易有侧滑。

我在微博上关注了一个人,他前几天刚走过,走到大流沙的时候,一块落石直接把天窗给干碎了,里面的美女最初还是很斯文的,等落石下来时,变成了卧槽卧槽,从这个角度讲,美国人把FUCK当口头语其实是蛮正确的,是离情绪最近的一个词。

我们是文明社会,一般不说这些。

但是,急了眼。

无论是男是女,内心底层都是卧槽,不信你看那些地铁打架的,一边挥舞着拳头一边嘟囔着:我CNM,我CNM……

理论上,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既然丙察察这么危险为什么还要去呢?

我觉得有一种莫名的战斗欲、征服欲。

就是想去。

也不难理解,明明知道登珠峰有危险,还有那么多人去,道理是相通的,觉得有些东西可能是可以接受的,例如死在自己喜欢的路上。

出发前,媳妇让我把密码之类的交代清楚。

我交代了一番。

我觉得,这是一种很好的状态,平静地接纳生,平静地接纳死,真死的时候未必会接纳,至少能接纳敢于谈它了,我认为已经是巨大的进步了。

不是视死如归。

而是能理性地认知游戏、概率,从而更好地去驾驭,去预防,从中国每位驾驶员的自信程度而言,安全带是不需要发明的。

但是,安全带却是救命的。

之前,我混帕拉丁版块,我记得有位车友写过一篇丙察察游记,我印象最深刻的就一点,就是轮胎螺丝颠断了,该有多颠吧?上次拍摄路虎卫士进藏纪录片的把备胎颠掉了。

这两年,应该好多了。

毕竟路在不断地加宽,这也是大家决定去征服丙察察的缘故,再不去,就是公路了,没有意义了,例如今天的青藏线,跟高速公路有何区别?包括我们前几年走的川藏线,现在也没那么危险了。

出发前,我跟同车的刘威讲过,越是危险的路段,越出不了事,因为慢,而我们这种上万公里的大穿越,其实最危险的部分是在高速上。

需要做大量的矫正。

就是过去的一些驾驶陋习,例如偶尔变道不打转向灯,例如有跟车的习惯,若是日常开车,那倒无所谓,小轿车,刹车距离短,但是我们是开的大车,甚至有货车的感觉,重心太高,所以我们必须要做好两点:

第一、放慢速度,承认我们不如轿车。

第二、保持车距。

这个保持车距不是一句空话,而是通过频繁的点刹来调整车距,时刻留给自己足够长的刹车距离,不跟车。

99%的司机都有跟车的陋习。

高速公路那么宽,你为什么非要跟车呢?学没学过物理?有个词叫相对速度,就是你离前车距离50米与100米,其实你的速度是相同的。

我们走的里程越多,越不能有任何细节的陋习。

因为,任一陋习都是致命的。

要把每个细节都做到极致,因为这涉及到生命安全,还有就是会提升男人的魅力,女人一坐上一个男人的车,就能立刻感受到安全与不安全。

对于领导,更是如此。

他一坐,就知道你水平如何。

这个水平是系统性的,是否守规矩?性子急还是慢?有没有礼让别人?

安全驾驶是一项系统的工程,每位男人在这方面都很自信,但是自信往往又蒙蔽了自己的短板,因为你不学理论,从而不知道哪些是陋习,哪些不是。

就是你看不见你认知范围外的东西。

例如进市区的时候,要经过一处工地,工地是用围栏围起来的,留有一个车辆出入口,大家可能不减速就通过了,但是在我看来这太危险了,若是工地里有车出来呢?

我经过任一路口时,我都有应急预案,就是假设有人或有车会突然出来,那么我通过的操作方式就是右脚处于备刹车状态,靠惯性过去,随时有一脚刹死的准备,但是未必刹。

开车开久了,基本上都是一脚油门一脚刹车,脚是来回切换的,但是未必会踩下去,而是一种应急意识,所以每当遇到两类自信的司机,我都是不屑一顾的。

一类,开了多少万公里,零罚单。

一类,很少使用刹车。

优秀的司机一定是刹车高手,刹车其中有个重要的功能是预警,例如前面大面积堵车了,那我可能很早就频繁点刹了,告诉后车,前面有情况,让他们有减速意识,然后我开双闪,再刹车。

若是我到了跟前再急刹呢?

那我就把命运交给后车了,追尾多是这么发生的。

点刹最重要的作用是调整车距,要频繁地调整,时刻让自己把车距把握在可控的范围,什么是可控的范围?

就是一脚到底,能刹停而不追尾。

那问题就来了,人家开了这么多年,一分没扣过,为什么还说人家不行?

说明,他走的路太少。

例如只在乡镇开。

若是走的路足够多,违章一定是有的,很多违章是防不胜防的,我觉得有违章不可怕,有事故也不可怕,反而会成为优点,就是你在面对一些应急事情时,更加的沉着,冷静。

不至于急了眼。

不要相信一个又有经验又从不犯错的人,那就不是人,再谨慎,也有例外,这本身也是概率学,允许概率的存在,才是正确的态度。

例如为什么飞机设计会有容错机制?

就是,是人就会犯错。

当人犯错时,系统会干预。

当然,有些时候,干预也会起反作用,例如最近两次坠机,貌似就是飞机迎角容错机制导致的,那么既可以理解为设计缺陷,也可以理解为操作失误。

这次,我车上还有个搭档是北京的,他儿子是赛车手,去年的年度冠军(儿童组),今年应该还是,我们俩在一个点上出奇的一致,就是基本功,开车什么是基本功?每个细节都是基本功,赛车手比的是什么?就是基本功,绝对敬畏每个细节,越是无知者才越无畏。

实际上,任一项运动,最终比拼的都是基本功+天赋,两者缺一不可,光有天赋没有基本功也白搭,光有基本功没有天赋更白搭,我球友里有个是教投掷的,他带的学生体型一般,通俗一点理解就是不够高不够壮,从抛物线理论上讲,个头越高的投掷越远,他去济南参加比赛时,他学生拿了冠军,但是他让亚军馋的流口水,那是一个又高又壮的天赋型的苗子,但是基本功一般,他一边搓手一边感叹:CTM,这样的苗子在咱手里,那肯定是世界冠军……

既然挑战丙察察,那不如把阿里大环线以及新藏线给征服了,不是难吗?不难还没兴趣呢。

在陆巡车友会里,我跟广东的一帮聊的比较好。

这玩意也很怪。

越是北方的SUV车主,越是粗犷的,我记得前几年参加路虎车友会,全是金链子大纹身,要么搞工程的,要么搞建材的。

而南方的呢?

则是另外一派,就是把车定位成了工具车,例如他们组团去新疆,他们有个小群,只有十几个人,而且他们出行心很齐,没有特殊情况都去,看他们的装备,那就文艺多了,无人机、大单反,车载帐篷,走到哪露宿到哪,每车只有一两个队员,很多都是单人单车。

为什么?

觉得自己一个人就挺好。

何必非拉上那么多朋友?还要照顾他们,还影响思考、交流、创作……

我觉得这群男人有意思,真的有老男孩的感觉,跟我关系比较好的那个哥们是香港的,在佛山做生意,我的意思是下次你们再这么出去喊着我,但是我又有担心,就是你们会不会全程讲白话?我会听不懂的。

他说,不用担心,我们也说普通话。

北方车友,更多的是玩沙漠,玩泥巴,喜欢暴改车,例如临沂有十辆,我们也是一个小群,他们喜欢下沂河。

而我不下。

我觉得我的思维是比较接近南方这群车友的,就喜欢素车,就是车子本来的样子,不改不换,你要这么想,丰田设计师的审美不如你吗?

也不玩沙也不玩水,只喜欢长途跋涉,当成了一个可靠的伙伴。

也许,就是因为这一点共识,他们关注到了我。

挂牌时,交警提醒我,车子原装预留车牌位置是左前,但是新交规法规定只能挂在中间或偏右,需要改到右边。

但是,真改我是不愿意的。

第一、四个螺丝孔。

第二、车牌在右,出入地下车库容易不识别。

我咨询群上意见,大家普遍认为不需要改,因为大家都是挂在左边的,交警也不会管,我特意搜了一下相关的法律,发现的确不能挂在左边。

大家在那边一致建议我,不用动。

但是,我想来想去,还是决定改,你要这么想,与车牌相关的扣分,一次就是12分,咱不去挑战这个概率,而且我看了看西藏跑大环线的租车公司,他们的车牌普遍挂在右边了。

就在讨论的激烈时,广东有位车友加了我,他跟我讲:我就改到右边了,我们这边是比较严格的,改了不要紧,你去做一下焊补,一喷漆,看不出来。

他怕我不明白,还给我拍了视频,写了步骤。

很细心。

因为要拆保险杠,还特意叮嘱一定要在旁边看着,数着卸下了多少个螺丝,到时再装上多少螺丝,还要把灯线、绞盘线都拔下来,听他这么一说,我更舍不得了。

但是,他认为必须拆,否则焊不好。

为此,我纠结了很久,但是还是决定去,我先咨询了一家品牌店,品牌店给我的报价是1000元,价格我是可以接受的,但是我觉得干活的小师傅太嫩,算了,我再逛逛吧,在东环路上发现一家老师傅开的整形店,他一看,说100元,不用拆,从外面就可以。

下午我就去开了,真的跟没开过孔一样,很完美。

单纯从对车、对规则的态度上,我更倾向于南方派,我觉得跟我比较像,不挑战概率,不去玩沙玩泥巴,只是当成了一个可靠的伙伴,带我们去大疆南北。

走阿里大环线、新藏线是要办理边防证的。

边防证有两种渠道。

一种是在拉萨办理。

一种是在户籍地办理。

我记得2013年去珠峰时是找黄牛办的,具体办没办我也记不准了,我咨询了一下拉萨那边的黄牛,就是现在好不好办?他说,说好办很容易,说不好办真不好办,我懂他意思了,就是最简单的方式就是造假。

那不符合我的性格,我的性格是不挑战任何概率。

所以,尽量在当地办理,但是每个城市政策又不同,哪怕两个县都不一样,例如我们临县是开具无犯罪记录证明+工作单位盖章,有的需要盖村委会或居委会的章,而我们这边呢?需要去派出所填一个申请表,然后加盖派出所的章,我去办的时候,工作人员没听说过这个申请表,我找了样本给她,她打印出来,至于怎么填写怎么审批,她也不熟悉,就直接去找领导咨询的,领导查询了无犯罪记录,然后给盖了章,也没写审批意见,我又拿着去出入境办的。

类似良民证?

上次,我们有个队友没办成,理由是他上班的公司涉案,他被协助调查了,应该是羁押了几天,但是没有被送到看守所,但是档案里有,档案里写的很明确,就是经调查没有违法行为,所以没有采取进一步的措施,但是因为这条信息在,出具不了无犯罪记录。

当时有律师给他建议,就是打官司。

什么才叫犯罪?

法院判过的,那才叫犯罪。

这次队伍,每个人办理难度不同,但是基本上都办出来了,刘威老家在蕲春,若是我办了他没办,那不合适,我决定提前一天出发,先去他那里,办出来。

但是,让他先咨询好,需要什么手续.

湖北这边办的比较简单,直接去政务大厅,本人携带身份证就可以了。

办理的很顺利,工作人员也很热情,问收不收费,他说不收费,国家支持你们去旅游……

每个人的时间也不一样,有的是一个月的有效期,我的是三个月,工作人员问我需要多久?我说怎么不要到八月份?

直接给我写了三个月。

其中有个队友最有意思,让他把整个行程书都抄下来,写写具体去哪,住哪,跟谁去,他也不懂,就照着路书写的,路书其实只写了丙察察到拉萨,他全抄上了,关键是,这一段并不需要边防证。

后来,他还是办下来了。

晚上,我们要赶到荆州,因为我们提前半天出发,自然要比大部队早到,下午不到5点就到达荆州了,那么我们可以跟本地朋友一起吃吃饭。

本地有个做工程招标的朋友,叫草莓,她喊我们一起吃饭,去吃荆州老店,这家店的名字很北方,叫糖葫芦。

菜很有特色,很荆州。

其中有两个菜是我第一次吃,一个是鳝鱼,不是北方没有,也不是过去没遇到过,而是我不吃我不认识或者不喜欢的东西,例如蛇肉、猫肉我都不吃,黄鳝泥鳅也不吃。

在草莓和闺蜜的极力鼓动下,吃了。

还是蛮香的。

因为不喝酒,吃的还是蛮快的,其中有个菜,准确的讲不叫菜,而是一种糕点,叫鱼糕,特别好吃。

是用鱼肉、肥肉、淀粉制作而成。

吃鱼不见鱼。

好吃……

这两个菜都是第一次吃,还是很有意思的。

饭毕,草莓姐问,要不要逛逛古城?是不是第一次来荆州?

我说,逛不逛都可,我对这些景色没有太大的兴趣,现在年龄大了,已经没有地理概念了,说的夸张一点,荆州、上海、深圳、纽约、伦敦,在我眼里跟我们县城没有任何区别。

说的自负一点,我在县城生活与我在上海生活,一个样。

是不是第一次来荆州呢?

不是。

第一次来荆州,我开着一辆大皮卡,N年前了,那时还是个小青年,给我印象最深的一个细节,就是我出高速口时,收费电子显示屏上显示:二货。

二类货车的简称?

那时,年轻,调皮,喜欢美女,网上忽悠了个长江大学的姑娘,体育生,跑400米的,腿上肉特别结实,那时咱也是各种忽悠,为了拴住她,我还假装创业失败了,问她借了1万元,你想想,她只是个学生,1万元绝对是天文数字,给了我。

我来荆州,其实是第一次见面,来还钱的。

顺便,来收人。

一见面,很惊艳,就是她有着体育生不该有的,例如大波、浪,豪放,一见如故,很亲切,我作为一根老油条忽悠一个大学生,还是轻车熟路的。

别的都记不住了,就记得一个细节,我想把她们宿舍几个女生喝醉,结果我自己被喝醉了。

喝醉了之后呢?

反正,我记得早上她睡我身边,但是都穿着衣服,至于有没有故事,我也不知道了,后来也没问过她。

那时,咱也不负责,对女生就是各类骗。

得手了,就跑。

然后就是她满世界追我,让我承诺什么我都答应,但是就是不兑现,她不要钱,就是让我陪着她,她喜欢玩一款网络游戏,叫奇迹,让我陪,我压根不玩游戏。

她父母就是开饭店的,在荆州古城里面开鱼馆的,店面还不小,老招牌了。

就这么一个闺女。

结果呢?

她无比叛逆,跟游戏里的网友结婚了,嫁到了哈尔滨,嫁完了之后呢?就怀孕了,怀孕了就回荆州了,然后在荆州生了孩子,父母帮着养着,就真跟玩游戏似的,老公一直到孩子会走了都没见过这个孩子。

这期间,我们经常沟通。

沟通久了,我觉得她这个姑娘其实很单纯,就是人生底色很真,而且很睿智,什么都懂,大道理小道理,都懂,但是就是用在自己身上不好使。

我在她心目中的位置不断上升。

男二号,除了她爸就是我,她自己评选的。

但是,我们再也没有过任何亲密的接触,因为我结婚了,还有就是我觉得过去的 我是让我讨厌的角色。

但是,我很欣赏她,就是她的那种通透。

她有什么事都告诉我。

她又谈了一次恋爱,还是网恋,这次对方是婚外恋,既不承诺娶她,也不承诺爱她,长的也不帅,也没钱,反而很多变态的要求……

可是,她就是爱他,在他所在的城市租了房子,问我算不算中国最好小三?

我说,算。

但是,我还是建议远离,因为他有特殊癖好,早晚会毁了她,关键是她哈尔滨那边还没离婚,你这也搞的太复杂了,既然你跟哈尔滨没有关系了,应该去离婚。

她觉得也有道理。

又过了一两年吧,给我发了条信息:董哥,我结婚了。

我说,恭喜!

怎么评价她呢?我觉得就是太任性了,可能喜欢一个男人,就不顾一切,自己什么都清醒,就是管不住自己,父母只是不断地当接盘侠,要钱给钱,还要帮着照顾孩子,好在什么呢?

她自己做了一份还不错的事业。

在她最困难的时候,我帮了她一把,她给我打电话都哭了,意思是太感激董哥了,但是我也不好意思揭穿,就是我为什么要帮你,因为当年我借你钱纯粹是骗你,我后来能还给你就算是良心发现,现在做的一切,都只是利息而已。

很通透,很失败的一个女人。

当然,结局是好的,就是现在她带着孩子跟现在的男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也有可能又生了新的宝宝,后续我没怎么关注,她是谁呢?

就是文章下面经常有一个很睿智,很腔调回复的女生,那就是她。

第二次去荆州,我还又到了一个女孩,学会计的,也是长江大学的,特别白,她家是江心的,就是回家是需要坐船,属于长江湿地?

很白,很嫩。

那咱能留着吗?

肯定想给吃了。

不行,意思是自己从来没谈过恋爱,害怕。

别怕,那就只抱抱。

我在的时候,她不答应,只允许抱抱,我走了呢?她又同意了,那我又计算时间成本,路程成本,算了,太远太费劲,不去了。

所以,就再也没见过面。

没见面归没见面,但是保持着QQ联系,后来她在校外兼职认识了一个做保险的已婚男人,如我料想的一样,没出几个月,男人把她吃了。

毕业后,她就在保险、金融领域混,后来去了上海,在一家P2P公司上班,还希望我能帮她推广P2P业务。

在上海混不下去了,又回荆州,考进了银行系统。

现在也结婚了,生孩子了。

从晒孩子照片的一些居家环境来看,就是很普通很普通的家庭,没有大的起色,没有大的变化,也还算安逸。

体育生姑娘,起点很高,家庭条件不错,若是毕业后在荆州进入体制内,凭借父母的经济基础和社会身份,能找个不错的老公,安稳的生活,应该算是中上家庭,而她呢?硬把自己折腾成了废品。

白嫩呢?

起点不高,没人指点,误打误撞,最终算是平稳着地。

那有没有另外一种结局呢?

我现在偶尔看一群女孩在大街上走路,我就在想,你们几个未来的轨迹会有天壤之别,不取决于你们本身,而是取决于你们遇到什么样的男人。

我第三次去荆州,是跟杨文剑去见网友,也就是他现在的妻子,当时也是个大学生,前几天我在深圳见到了他们一家三口,非常的幸福、般配、和谐,已经过上了在深圳都算很奢侈的生活,其格局、其世界,都是过去想都不敢想的,包括杨文剑前几天刚攀登了珠峰。

这是不是命运的安排?

神奇的轨迹。

这就是命。

谁跟谁在一起,谁该走什么轨迹,都是上天安排好的,事后看看,出奇的巧合,杨文剑跟他媳妇认识到成亲,跟我和我媳妇认识到成亲,也出奇的一致,我们可能都是看中了这个女人的优秀,例如赚钱能力,管理能力,或某一面的天赋,我认识我媳妇的时候,我媳妇一天的收入在5千元左右,那是十多年前,包括我们结婚,买家具家电,都是她出的钱。

当年,我就是看中了我媳妇的收入,否则我不会选她的,因为备选太多了,那时我有多么自信呢?就是随口问一句,谁愿意跟我领证呢?一片举手的。

若是白嫩一直靠我靠的比较近,而不是靠那个卖保险的男人,可能也会比现在出色,因为我会把她带到一个远高于她生活的世界,让她对男人对世界有新的认识,你看为什么父母优秀的女孩很少遇到渣男?

因为,她从小耳濡目染,知道什么是优秀的男人,她父亲,她亲戚,都是。

这都是马后炮,之所以放这个炮,可能只是遗憾或者愤慨,凭什么白菜让猪给拱了?

当然,我也是猪!

………………………………
特别说明: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