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6/18–懂懂日记

2019/6/18

原创: 懂懂赞赏 懂懂日记
上个月,我去了趟南京。

两件事。

一是送字画。

二是看机车。

最近两个月,我发了疯一般的在朋友圈甩卖,围观者众多,甚至很多人把我星标了,生怕错过了什么好货。

东西多数都是秒出。

有送的,有卖的,有便宜的,有贵的。

这东西跟排兵布阵一样,是很有讲究的,是需要打组合拳的,免费的来一波,便宜的来一波,然后来个贵的,贵的又分两类,一类是奢侈品,例如媳妇的包包,手表,一类是固定资产,例如房子,车子。

大部分东西都是真甩卖,连五折都不到,目的是为了营造“破产”的氛围,仿佛日子不过了,真正的“利润”在大件,例如房子、车子,众人一想这次懂懂真破产了,原本买房子还需要考虑一下,我靠,懂懂的房子肯定错不了,而且又低于市场价这么多,直接就抢了。

大家可以回头翻翻,节奏控制的很好,每天一次高潮。

连房子都能秒出,所谓的秒出,不是说马上就有人要,而是预约看房者无数,然后把他们集合到同一个时间段,一起看,好了,你们谁要?

立刻举手。

以定金为准。

西安的房子,一天出了。

重庆的房子,半天出了。

都是类似的“套路”。

便宜不?

都便宜。

但是,便宜有便宜的原因,我也没掖着藏着,说的很明确,西安的房子是顶楼,若不是顶楼,还能多卖50万,但是我有赠品啊,全套实木家具,一张床都8万多,所有家具花了30多万,当然也不是我买的,上一位房主的,上一位房主是位有品味的文化人,她这个房子出手的原因是她离开了西安,卖给别人她不舍得,就算比较优惠给了我。

重庆的房子为什么那么便宜?

出身不好,法拍房。

两套房子,都是让做房产投资的读者拿去了,都没有过户,只是交了定金,签了协议,他们自己再通过自己的渠道去吆喝,当然在吆喝之前,他们要进行二次装饰,要把这些房子打扮一番。(据西安的买家讲,这套房子需要再投入20万,可以多卖40万,半年内一定能出掉,他是职业做这个的。)

他们有自己的套路。

要卖给不懂的人。

例如很多人并不知道顶楼要便宜,甚至有人可能理解为顶楼更贵,毕竟这个顶楼够高,接近100米,推开窗户就是大美山河,风景没的说。

个人闲置里,房子、车子还是比较容易出的。

毕竟是硬通货。

若是足够便宜,中介就收了,我在朋友圈喊出的价格,就是中介给我的报价,从这个角度,还是比较便宜的,与其卖给中介不如卖给读者,若是他赚的多,也许还给我发个红包呢!

现在房产投资圈里有一种玩法很流行,就是代客卖房,例如先交10万元把你这个房子锁定,然后跟你谈合作,就是他来出钱帮你装修,多卖几十万,然后再一起分钱给你,等于你房子又多卖钱了,他们的优势是知道如何装修最打动买家,如何装修最便宜,还有就是庞大的售房渠道,你若是自己装修了再卖呢?可能起了反作用,装修成了白搭上的。

我西安那套房子的买家,就是职业干这个的,这些玩法就是他告诉我的,他跟我讲了一个点我觉得很有意思,你知道看房人最在意的是什么吗?光线!所以,灯要多,要亮,仿佛屋子里装着一个太阳,还要把墙刷的乳白乳白的。

我们家有些东西是格外难卖的,例如艺术品,特别是那些琥珀、玉石,这些年我们收到了太多太多,那怎么捣鼓?

只能是让个懂行的人来给区分一下,哪些是值钱的,哪些是不值钱的,然后根据他给出的建议价,我打个折再去“甩卖”。

围观群众以捡便宜的心态就抢走了,理论上,肯定便宜。

字画,要先区分真假,然后才能甩卖,若是卖出了赝品,那完蛋了,以前卖过的所有东西,都会被打个问号。

所以,我先要甩卖有来源的。

就是可追溯的,有图有真相的,例如贾平凹老师帮我书店题的牌匾,一个字4万元,明码标价,不讨价不还价,4字就是16万,那我5万甩卖可以不?谁拿去可以永久收藏,关键是可以开个相应名字的书店,这是双重加持,多好。

硬通货,还是比较容易出手的。

马上就有人要了。

因为,书店我不做了,那么能回本5万也是回本,贾平凹老师给我带来的加持早已经赚到16万之多了,来访者一看,哇,贾老的题字,立刻高大上了,有门神的感觉。

还有两幅字,一副是陈忠实的,写了一首诗,我不大敢吆喝,因为陈老很少给人写字,我若是拿这个去吆喝,会被骂死的。

所以,就暂放了。

这幅字,还不是我去求的,是他的一个铁杆粉丝求的,这个粉丝能量不一般,应该是上过感动中国,就是他为了救一个落水儿童而落下了腿脚不便的病根,熟悉的朋友应该知道是谁,他为什么把这幅字送给了我?因为他想跟我交换一册签名版的《白鹿原》,当时我告诉他,这一册3万元,他说不要紧,我送你的这幅字不止3万元。

还有一副字,也是这么换来的。

是有人来我办公室参观,一群高大上的人物,可以理解为到过我办公室级别最高的一群人,临走的时候,有人就看中了我桌子上的《白鹿原》,问能否买一本,我略不好意思的提出,这是非卖品,不可再生。但是屈于他的高度、资源,在他们走的时候,我还是决定把这本书送给他了,后来他给我邮递来了一副书法作品。

写的很清秀,但是我辨认了半天,没辨认出来。

纸也泛黄了。

后来我拿去做鉴定时,做鉴定的老师说,这幅作品能值四五万元,书法家叫费新我,这幅作品是真的,但是品相一般,就是说不属于创作精品,属于即兴之作。

让我2万元甩卖了。

南京一位女读者,要了。

女读者要,我还是要谨慎一点,因为女人容易感性消费,只是支持一下懂懂,那么以后就是隐患,她一生气的时候就想,当年我还花2万元买了你一张废纸。

那不行。

所以,我先要了她的联系方式,给她打了个电话,确认一下,你是不是真懂这玩意?不懂我不能卖给你,你觉得给了懂懂莫大个面子,而我却接收不到,我理解的正好相反,我把5万的东西2万给了你,委屈的人是我。

她说,放心吧。

恰好我要去南京,我就提议,等一下,我去南京的时候给你带过去。

她答应。

我顺便在网上预约了一位做鉴定的南京书法家,每个优秀的书法家,都是优秀的鉴定家,他们一看就知道是真是假,这就如同我是写文章的,我一看一篇文章我就知道功力如何。

这就如同刘胜写了一篇古惑仔的文章,写自己从小是古惑仔,被开除N次,结果突然考上了名牌大学……

从逻辑而言,这就是硬伤。

类似的天才是不可能存在的。

例如别人偶尔问我高中时学习如何,我都吹一番,意思是那时一点都不认真学习,天天玩,不是踢球就是看录像。

实际上呢?

我属于学习很认真很认真的。

至于那些调皮捣蛋。

那都是自己编了故事哄孩子的,古惑仔与品学兼优是不可能并存的,有,也是为了故事需要,哄大家开开心而已。

我觉得,我若是给优化一下,可能会更好,就是减少逻辑漏洞,删除边角,增加过渡部分与蜕变部分,那就可以升华。

当然,也不需要。

对于10万+而言,大家需要的很简单,就是读起来很过瘾就行,足够狠足够浪,见了男生就打,见了女生就上……

我整个朋友圈的“甩卖”,其实就是营造了一场大促销,如同一家人要准备搬到月球去了,大家盯着这家里的所有东西,我一开始甩卖,大家就不断地问我,皮卡卖不卖?你现在住的房子卖不卖?你办公室卖不卖?你摩托车卖不卖?你球拍卖不卖?

什么都有人问。

所以,我卖什么,抢什么。

大家可以去看一下,从我发出来到卖掉,很少有超过5分钟的,基本都是秒卖,便宜的几百,贵的几万,当然房子、车子这些,要慢一些,毕竟要看,要筹资金。

这是一场很有意思的游戏。

最奇葩的是我的书店,位置偏僻,持有成本高,运营成本高,而且附近人流量很小,我当时想的就是清净……

那你想,这样的店,谁会接手?

所以,我是亏损转让的,我买的时候多少钱,我卖多少钱,送装修,送家具,送家电,等于我亏了五年的时间成本。

中介姐姐们觉得亏损不合适,应该加价才行,让我写个广告语,那这个我擅长,描述了一通,赞美了一通。

我们花钱,广告长期置顶。

卖了。

买家非常奇葩,也是个文化人,搞什么周易研究的,看中了我的装修、布局,还有选址,因为我们的书都没有搬,谁进去都觉得很震撼。

看中了。

砍价怎么砍?

他上去砍了1万元。

立刻答应了。

因为这个价格已经比我最初要的价格加了10万元,被砍下来1万无所谓,还多卖了9万,若说他们唯一不满意的地方,就是嫌是新装修的,有甲醛味,实际上,哪有什么甲醛味,那是书的味道。

我对房产有了新的认识。

只要你愿意卖,愿意等,什么奇葩买家都有。

我选的大部分房子,都是奇葩,不奇葩的我不要,因为我与别人在需求上有最大的不同,我不喜欢热闹的区域,我喜欢安静。

所以,导致我的房子往往很难出手。

跟我的车型差不多。

都是奇葩。

结果,这么一折腾,一甩卖,全出手了。

等于做了资产优化。

我认为永远卖不了的车,永远卖不了的房,都卖了,而且买家都买的欢天喜地的,觉得自己淘到了宝贝。

应该说,我卖的都是榴莲。

喜欢的人喜欢的不得了,不喜欢的人送也不要。

过去,我想把机车优化一下,把这些乱七八糟的车子统一都卖掉,然后更换两辆核心车子,一辆能跟着大家一起出去玩的,一辆平时可以代步的,代步的可以选择VESPA,出去玩的可以选择金翼或雅马哈T-MAX。

但是,我这些古怪的车型,想卖掉很难。

不是卖不了,而是都是白菜价,例如14万买的宝马电动摩托,若是卖给二手贩子,人家只出4万元,贩子说的理由也对,新车才卖9万多,你还指望卖多少?!你没骑多少公里,也是二手。

小众车型就是如此,例如汽车领域的MINI,开上两年就亏掉一半,昨天朋友还在感叹,自己买的宝马640,一年后,100万变成了50万。

因为,接盘侠太少。

我通过这种甩卖的方式,就能卖出还算不错的价格,宝马电动摩托能卖到7万多,买家想的很简单,他14万买的,一共骑了不到600公里,五折了,准新车,甚至比新车还新,因为我贴过车衣,为什么不加3万元买个新的呢?他不知道新的只卖10万,另外何必多花这3万呢?!

一切都卖的比较顺利。

我去南京。

刚出站,我就联系了女读者,问她在哪?我去找她。

她给我发了一个茶馆的位置。

略丰腴,但是又不胖,有种富态的感觉,胸口略低,反正是很性感,看口红是刻意打扮过,香水是刚刚补喷过的,能闻出来。

一见面,握手。

她说,你背好挺。

我说,有吗?

她说,有。

坐下,我先把字拿出来给她看了看。

她看的很认真。

我说,我自己不是很懂鉴赏,但是我觉得这字是真的,有一点你放心,不管什么时候,你觉得有假或不值的时候,可以再给我。

她说,不用。

我说,之前我在济南的办公室楼上是一个书画院院长的私人画室,经常有各地的画商找他看画,他办公室没有电脑,他就带着客人到我电脑上来看,有些他一看就知道是真是假,这一类多是仿作,有一类呢,则是需要放大,特别是放大印章,他曾经教过我一招,就是利用大数据来判断字画是真是假,利用百度图库就可以,例如你想看一幅作品是不是范曾的,只需要把印章拍下来,放大,然后去百度图库里对比,若是跟多幅作品的印章对比完全一致,那么这幅作品真的概率就比较大,若是截然不同,基本为假。

她问,好用吗?

我说,不能说百分百,大概率吧。

我的潜台词是什么?

这幅作品,我对比过印章,是完全一致的。

她说,当时您发的时候,我把图片发给我父亲了,他看过,认为问题不大,我父亲也喜欢写写画画。

我问,是画家还是书法家?

她说,都不是,只是爱好者,我一直都有一个心愿,就是帮他出本画册。

我说,并不难。

她说,可是不知道该如何去做。

我说,可以花钱买书号。

她说,花钱也可以。

我把东西交给她,她装进包里,一边装一边说:你什么时候喜欢了,想要回去了,可以再找我。

我说,不会的。

她说,我暂时替你保管。

我弱弱地问了一句,这2万元,在您身上,重不重?

她说,还好吧。

我问,您是做什么的?

她说,老师。

我问,教什么的?

她说,我教会计的,一所专科院校。

我说,那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关注我呢?

她说,搜南非游记,顺藤摸瓜。

我说,那些文章写的比较黄。

她说,还好,我觉得写的非常好,特别是在大草原里的那些故事。

我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有很多人对这个情节特别感兴趣,而且都是一些层次比较高的读者,都说这个印象最深刻,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一辆路虎卫士,两个人,我说了你未必信,人在原始的大环境下,特别想拥抱,亲近。

她说,我信,我读你文章后,我都有恍惚感,我们俩太像了,你就是另外一个我,喜欢田园生活,喜欢看纪录片,喜欢看法制节目,不挑战概率,安全驾驶,写日记,不好意思拒绝别人,守时,害羞,待在家里写写画画,我都曾经想过,为什么不早点认识你,这不就是我要找的人嘛。

我说,早认识了也没好下场,应该就是约了个会,分手了,因为过去的我,不忠贞。

她说,我不介意男人是否忠贞。

我说,我出门在外,经常能遇到很热情的读者,我都有愧疚感,因为我跟他们想象的不是同一个人,他们认为的懂懂是那样的懂懂,而我是另外一个样子,就是我很怕跟大家深度接触,我怕当我落地的时候,大家失望,那种失望就如同把一个梦打碎了。

她说,我理解。

我说,所以,我总怕辜负别人的期待。

她说,我没有期待。

我还是想快速逃离她,生怕她看到我的另一面,会失望的,因为我骨子里还是农村人,可能一个很无意的细节就使她瞬间反胃了,可能是她发现我穿着运动鞋的时候配的是长筒袜……

一个人讨厌另外一个人,有些时候,就是一句话,一个细节。

而且,不能翻身。

这就如同我之前写过的那个细节,美女交代健身教练,你什么都别说,你认真耕地就好,别说话,别聊天,别放音乐,总而言之,你留点想象空间给我,别打破。

一首《爱情买卖》就容易破了戏。

聊了一会,她回去了。

分开时,她说,你一点都不丑,以后别总是黑自己了。

我说,还是比较丑的。

握了握手,再见。

我打了个滴滴,去看机车……

路上,收到她给我发的信息:原本想抱抱,今天日子不合适。

我问,什么日子?

她说,今天是母亲节,我怀孕三个月了。

我说,没看出来,恭喜你。

她说,觉得守着孩子不能这么做。

她想象的懂懂不是我,她说的要抱一抱也不是我们理解的抱一抱,就是那种仿佛找到了一个另外的自己。

这一页,翻过。

我的摩托车都卖了,只剩一辆VESPA,这辆VESPA不能卖,原因有二。

第一、我媳妇偶尔骑。

第二、户名在美女名下,美女最近不在国内。

我想买辆T-MAX,汽车我喜欢开手动档,摩托车我喜欢开自动档,可能是我骑摩托车技术太菜有关,手动档我总觉得手忙脚乱的。

南京这位卖家,在圈内略有名气。

玩哈雷的,有个大型的机车群,他是群主。

他在南京做摩托车进口业务,可以理解为平行进口,其中这次进了七辆T-MAX,我选了一辆黑灰的,先给打了1万元定金。

这期间。

他给我打电话,说是要抢在月底前报关、开票,所以问我能否早点去南京或付全款?

出于对名人的信任。

我付了全款,并且把身份证拍照给了他,让他开票。

一见面,很有范。

哈雷范,肥头大耳的,手上,脖子上,全是乱七八糟的装饰品,大纹身从后背纹到手,什么图案咱也没敢仔细看……

在机车领域,咱是小罗罗,见了面格外的谦虚,也没好意思吹吹自己,例如我是写文章的,有很多读者之类的。

就当一个纯粹的小白。

可能是我太土的缘故,我看别人写的提车帖,都有与他的合影,说他多么热情之类的……

我呢?他直接没管,安排手下的人带我去。

手下的人,也有纹身。

走路特别快,把我甩半条街……

我能感受到他手下对我的不耐烦,可能是觉得我问的问题太小白?

我心想,至于嘛。

客户虽然不至于是上帝,该有的基本尊重还是要有的,咋这态度?难道玩哈雷的都是如此?

到了他们仓库,我傻眼了。

这哪是摩托车?

分明是一箱子。

我问,能否帮我装好?

他两手一摊,对不起,这个您需要回去自己装。

还有这么卖车的?

我问,那能否帮我联系个货车,我托到物流中心。

他说,门口有,您去问问。

就忙别的去了。

真牛B。

可能是他们觉得我对他们没有用吧?

我自己折腾了一下午。

托运了,直接托运到了我们当地摩托车店。

原本,想住一晚,干脆,走吧,失望了,妈的,什么服务?也就是我手下留情,我若是写篇文章讲讲这些,你可能一辈子都翻不了身,我可不跟那些小孩似的骂人不专业,我不打不骂,但是就是让人讨厌你。

让你说不出来的别扭。

咱不去得罪这个人。

南京女读者问:晚上一起吃饭吗?

我说,我回山东了。

她问,摩托车买了?

我说,买了。

她说,发照片看看。

我说,我也没看到它长什么样。

回到山东后……

我趁群上最活跃的时候,直接发了一个200元的红包,别看这群人表面很有钱,真抢起红包,也跟一群狼似的,一个个@我,感谢我。

然后,我又发了一句,感谢X哥,这次去南京提车,收获颇多。

哈雷范一听,很开心,回了一句:来了就是兄弟,别客气。

我接着又发了一句:若是把服务再完善一点,就更完美了,例如帮我把车子装起来,让我看看车子什么样,对不?大哥是好大哥,小弟不大专业。

这期间,理论了几句。

马上有人私信我:不要在群上说这些,那是人家的地盘,保护好自己。

我心想,你们太低估我论战的能力了。

你们一群,我一人,足够了。

他们的理由是什么?

为什么不拆箱,是方便你物流。

靠。

哈雷范演了两出戏,一是打孩子,把他们工作群上的截图给我看了,意思是他把他们骂了一顿,你们这服务让我丢了脸。二是晒刀口,说自己刚做了阑尾炎手术,否则的话,一定亲自把车给装起来。

我心想,你这也太幼稚了吧。

孩子玩的把戏。

让我都没有战斗的欲望。

难道说句对不起,就那么难吗?

你得罪谁不好,得罪写文章的,几句论战的结果是什么?

就是平时沉默的一群人,很多加我的,可能是从论战过程中,他们看到了不一样的烟火,不打不骂,就是让人难受。

为什么现在各个车友会都烂了?

不是真烂了。

是表面烂了。

就是二手车越来越便宜,大家买个二手车就可以混圈子,每天发X图,发广告,全是这些乱七八糟的,劣币驱逐良币最直接的表现是什么?

垃圾人说话,高人全闭嘴。

所以,最终,全是小群。

大群,都是垃圾。

包括奔驰G这个级别的也是,给人的感觉是一群没素质的人,不是都如此,多数人其实都是沉默型的,但是能蹦跶的人就是老鼠屎。

我治疗他们的方式,就是发个红包,看他们的手忙脚乱。

不管什么群,只要不是收费的,都是废群。

邀请的呢?

也白搭,因为对方没有动力,是被动的。

所以,当时大家提议做越野俱乐部,我提出的第一条就是一定要做收费制,收了费可以捐可以作为活动经费,但是必须收,这是最好的门槛。

不吹了,在做群方面,我真是他们祖师爷级的。

管理群的本质是什么?

群体催眠。

所以,要培养资格感、敬畏感,这里面有个最大的学问,就是杀老鼠,敬大象,老鼠一蹦跶,接着打击,而大象一出现呢?接着捧。

这样,能量就能流通起来。

一群人在一起会聊什么话题,其核心取决于主持人做了什么引导?

是激发了大家的恶,还是引导了大家的善。

善恶,一念间!

………………………………
特别说明: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