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色–懂懂日记 2019-5-30

脸色

原创: 懂懂赞赏 懂懂日记
午饭。

KIVI问我有没有兴趣去她那边吃职工食堂。

我说,可以。

她给我发了位置,让我上45楼找她。

可是,到了大厅,我不想上去了,因为电梯需要刷卡,我连电梯区都进不了,需要去找保安登记领取临时电梯卡,可是我又不知道KIVI的真实名字,拜访原因也不知道该怎么写,上去吃饭?

算了。

我给KIVI发了个信息:我不上去了。

她问,咋了?

我说,我刚才吃过午饭了。

她问,你在哪?

我说,你们楼下。

她说,我去接你。

上次有朋友提议,让我在深圳高档写字楼搞个办公室,其实我是支持这个建议的,这也是一种修行,就是变得胆大,不再胆怯,这就如同过去咱路过五星酒店而不好意思进去撒尿是一个道理,现在就敢了,大摇大摆的。

KIVI下来把我接上去。

餐厅很大。

也分菜系,可打菜,可点菜。

她问我喜欢什么口味?

我说,随意,我不挑。

她问,你有1米8吗?

我说,没有,1米7多一点。

她点了两小碗老鸭汤,一份蔬菜,一条蒸鱼,分量都很小,我心想,南北文化差异真大,若是在山东,点三个菜是要挨打的,因为上坟才用三个菜。

山东点几个菜是很讲究的。

一般是1比1.5,但是四个菜起,例如两个人吃饭,也至少点四个菜,若是6个人吃饭呢?那至少要点9个菜,而且是巨无霸分量,一定要吃剩一半,否则说明地主太小气。

陋习。

虽然我知道是陋习,但是一到南方,猛的接受另外一种文化,还是有些不大适应,例如就这么几个菜?没菜了?不点了?疼我吃?吃光光?

吃过午饭,她问我有没有兴趣去参观一下他们的展览厅,是允许外人参观的,我不想去,我的意思是不要打扰她,你还是继续工作吧,我走了。

她送我下楼。

她问,下午去打球吧?

我问,你约了球友?

她说,嗯。

我说,行。

我去龙华看了套房子,没看中,回酒店休息了一会,她打电话,说下午没啥事,可以提前下班,问我在哪,要过来接上我。

可以。

给我买了一身球衣。

之前我半开玩笑的说过,没衣服穿了。

我不缺球衣,我一年四季穿T恤,不说有数百件,反正大几十件是有,有比赛发的,有球友送的,也有我自己买的。

打球是很费衣服的,打一下午球,怎么也要换四五次衣服。

很快就湿透了。

她约的是一对混双搭档,女应该在40岁以上,男在35岁左右,女的特别和蔼,长的也很好看,细胳膊细腿,眼神很温柔,发球的时候彼此都要盯着对方,所以有频繁对视的机会,我觉得她不讨厌我。

这也是男人往往容易产生的错觉,总觉得别人都在喜欢自己。

热身前,我们四人还坐在一起聊了一会天,算是彼此认识一下,男的是做手机配件的,自己做模自己生产,例如一充三的数据线,据他自己讲,最早的一拖N就是他设计的,真假不知,不过应该也蛮赚钱的,开着一辆路虎发现4。女的是做会计的。

女的跟KIVI关系不错。

所以,算是各自喊了一个男伴,不过看他们俩的配合默契程度,是老搭档了。

深圳这边的女人普遍很自立,自立了就有一个缺点,容易忽略了自己是女人,例如接球的时候,她们站中间,防止被偷后场,但是在山东打球,女人是不需要这么站的,站在前面就可以了,因为没人会偷你后场,若是给女人发后场球,这个男人会被骂的,例如我偶尔会发,但是我会提前声明:我要发后场球……

不是输急了眼,不会发的。

另外,女人会给女人发,相互伤害。

一交手,我觉得很难打,因为对方男生防守面积太大了,能防御3/4,而且稳定性非常好,不光是能接住,还能再次顶到后场,对于我而言,我不可能一直连续杀,体力跟不上。

而且男生只打我。

深圳这边还有一点很有意思,就是更换新球的时候,必须以旧换新。

拿旧球换新球。

换球时,大家顺便休息了一下,擦擦汗,比分没拉开,我们领先3分,我跟KIVI讲,你使劲往前站,只要发球你就扑,扑下网了也无所谓,要给对方压迫感,最好是能扑到对方身上,让他一发球就紧张,即便是对方偶尔会发大球你直接放弃,也不会一直发,一直发就不要脸了……

她一扑,对方肯定急忙起球,起球质量不会太高。

我这边就杀了。

后面,他们基本没得分。

大比分赢了。

但是,我看到了不和谐的一面,就是男生脸色特别难看,一句话不说,中间管理员过来问车牌,挪车,我应了一句,结果男生发了一个后场球,我举手示意,意思是我没准备好,男生什么都没说,接着发下一个球。

给了我脸色看,意思是谁让你不认真打球的?

后来,他频繁给我发后场球,其实我不是很怕偷后场,在山东我们这些熟悉的球友里,很少有人给我发后场球,因为一般占不到便宜,直接就杀了……

第二局,我发给对面大姐时,我发现她笑的略尴尬,应该也是五味杂陈,我故意失误了一下。

换球时,我跟KIVI讲,让他们一局。

KIVI觉得不理解,咋还要让一局?

在我们北方打球,都是如此,不会把一个人摁在地上让人没有颜面,例如我刚参加比赛时,对方实力很强,完全可以让我得0分,但是也不会真的让我得0分,一定会让我得到10分以上。

否则,面子上过不去。

咱俩这么把他们打的落花流水,还有面子吗?不等于摁着人家的头在地上摩擦吗?那不合适,所以必须让一局。

KIVI没有改变,一直按照很认真的态度对待。

我则适当地放水。

后来,男的杀球杀到我胸口了,也没举手。

仿佛很生气的样子。

我则自己举手示意,没事。

第三局,我们把他们摩擦了,干净利索,他们只得了7分。

我觉得他打的真不错,但是球感略差,可能与打的频率有关,我是每天都打,全年无休,他可能一周打一次,另外就是他管理不好自己的情绪,太容易被牵着鼻子走了,他越着急越发大球,那我完全可以站的稍微靠后一点,连起跳都不用,直接就杀的死死的……

我去换衣服,遇到了一位山东口音的大叔,一聊,老家是聊城的,那要一起打打球,他跟老伴,老两口力量不行了,但是意识非常好,说是打了接近20年。

我们有说有笑,打了六局。

基本是山东打法,三比三平,我们有绝对把握赢的时候,会放一下水,他们有绝对把握赢的时候,也会放一下,所以比分都很接近,差个两三分。

山东人对“政治球”玩的太溜了。

关键是,人人都遵循这个规则。

洗澡,换衣服,走。

KIVI问,我帮你洗洗衣服?

我说,那可使不得。

她说,我有烘干机。

我说,我让酒店的洗衣房给我洗,不用管了。

我们就聊起了“脸色”。

她说,我也是第一次见他这样,平时觉得挺阳光的一个大男孩。

我说,作为男人,一定要时刻面带笑容。

我觉得照到了镜子,不管什么时候,永远都不要给任何人脸色看,脸色真的好丑,而且让整个氛围很压抑,让人觉得输不起,不管你今年多大了,总给人感觉在陪孩子玩耍……

她问,你觉得我还有哪方面需要改变?

我说,整体上,所有的球要保持下压,不一定要杀上力气,但是球路必须是朝下的,逼迫对方起球,你不能把一个很好的机会球变成一个对方的上手球,我们一接杀就被动了。

她问,我怎么判断哪个球是我接还是你接?总感觉我们会跑重位置。

我说,凡是让你不舒服的,都让给我,但是你要有跑动意识,就是球在哪个半区你就朝哪边站位,脚下一直是动的,我们要保持一个基本的战术,就是所有的球都尽量的回直线,因为这样我们再次封直线是最容易的,除非我们俩足够默契了,我一杀球你就封斜线,我去封直线,一个人一旦有了战术意识,水平马上就拔高一大截,因为你会发现自己在场上越来越聪明了,你看那些高手打球为什么闲庭信步?因为他们用脑子打球,不需要跑来跑去。

路上,她一边开车一边看手机。

我说,这样不安全。

她说,有些信息是必须马上回的。

我说,你靠边,我来开。

她说,咋能让懂懂老师帮我开车。

我说,没事。

靠边,换了过来,是一个涉及诉讼的案子,同事找她沟通,俩人来回发语音消息……

一起晚饭,去吃砂锅粥。

坐下。

她问,你觉得我找个司机,如何?

我说,我觉得很有必要,司机不单纯是司机,其实是复制了一个你,等于助理。

她说,我就是这么想的。

我说,可以让你的日常生活更加的纯粹,凡是你不想亲自去做的事,都可以安排给司机去办,而且你的活动半径接着就大了,例如全深圳你可以随意去,想去哪,跟司机说一下就可以了,他负责接负责送。

她说,我有个客户,女的,她有三个私人助理,一个是工作类的,一个是财务类的,一个是生活类的。

我说,有车而不需要自己开,是另外一个台阶。

她说,我想买个自行车代步,你觉得如何?

我说,也很好,我在微博上关注了一位歌手,小众歌手,铁粉很多,但是名气不大,她就只骑小踏板,非常的有魅力,低调、奢华,关键是碾压各类豪车,你想想,该有多大的气场的人,才能自信地骑个小踏板来回穿梭?若是现在让我重新布局交通工具,我会选GL8+司机+一辆小踏板。

她说,我先招个助理试试。

我说,可以的,我看好。

之前她跟我聊过,工资并不高,年薪20万左右,从这个收入而言,招助理的确是需要勇气的……

吃过饭,我们又去爬莲花山,我发现福田人很喜欢爬这座山,晚上爬山的氛围很好,聊起了深圳房产,她问我对法拍房有兴趣吗?

我说,做房产培训的,普遍建议投资法拍房,深圳这边我也接触过几个,但是没敢深入,有个能量很高的读者是玩这个的,但是那哥们我总觉得信不过他,因为他曾经想套路过我一次,从那以后我对他说的任何话都会打个问号。

她说,你若有兴趣,我有资源。

我问,什么资源?

她说,你可以购买债权。

我问,业务成熟吗?

她说,非常成熟。

她给我举了一个例子,龙岗有套房子,2017年评估价:698万元(抵押率65.84%),
2019年安居客评估价:650万元(57119元/平方米),房主有两套以上住房,这个债权的打包价是460万,包括公证费、律师费等所有交易成本。

3~5个月后,进入拍卖环节,如果按580—620万元市价在拍卖中成交,可以计算毛利为25—35%。

我问,有没有亏本的可能?

她说,肯定有。

我问,是不是房产调研是最重要的?

她说,占9成以上,你要知道这个房子是什么背景,腾空难度有多大,房型好不好,抢的人多不多,这些都很关键。

我问,能否直接截流自住?

她说,可以,但是也要走拍卖流程。

我说,既然业务很成熟,那么外人介入的概率就比较小,我们作为外人如何能保证赚到钱呢?

她说,我可以帮你,就是我能提前知道哪些房子好,哪些房子差,哪些房子是投资客出了问题,哪些是老居民出了问题。

我说,我考虑考虑。

考虑了一天一夜,我的个人观点是,若是弄套自住,是可以的,例如那些投资客选的房子,从来没住过,只是资金链断了,那么我提前买下债权,拍卖时无论我出多高的价格都无所谓,因为都是我的。

若是靠这个投资?

我觉得很难,毕竟我们是外行人。

而且,她帮我弄套房子住,她也有成就感,若是投资?那可能会产生隔阂,例如我被套进去了,或者我赔了,我肯定怨恨她。

又一天,我去逛商场,有家日本精工手表,我发现有块女表很好看,就是适合职业白领戴,特别的简约,1400元,我买了下来。

特意送给了KIVI。

她收下了。

在她单位附近喝了一会咖啡,聊起了她在英国留学的经历。

我问,你支持孩子出国读书吗?

她说,分情况,若是家庭允许,只是去体验,这是可以的,若是天赋允许,是去搞科研深造,也是可以的,其余的情况基本上都是混日子。

我问,欧洲贫富差距大吗?

她说,越来越大,你知道根源问题是什么吗?不是我们理解的欧洲人没有斗志之类的,其实是人就渴望变得富有,而是欧洲一直都是阶层固化的,两个阶层是不通婚的,所以聪明的人越来越聪明,笨拙的人越来越笨拙。

我说,我们至少还是有机会的。

她说,我初中就是在前面的外国语读的,现在回想一下,读书时以为我们未来的差距就是学习成绩的差距,真到参加工作才明白,我们压根就不是同一跑道,有的人是跑着跑着摔倒了,有的人是跑着跑着飞起来了,这取决于背后的家族发动机,学习成绩是跨越不了这种竞争的。

我说,有次我去接孩子,孩子在学琴,遇到了我一个高中同学,他当时学习很差,而且特别调皮,他能考上大学我都觉得很意外,读了一个三本,花钱上的,现在已经是班上混的比较好的了,比我强,我就在想一个问题,当年我压根没看上他,我没看上他无所谓,我是男的,班上那么多女生也没看上他,等看得上的时候呢?已经是嫁不起的豪门了,当时就是年少,看不懂这些,人与人的起点是不同的,所以父母的高度才是孩子的起点。

她说,所以,我干脆不生。

一群孩子,看似是为成绩竞争得你死我活。

实际上呢?

有一种软实力是看不见的,却是你可能努力一生都追赶不上的,今天我们能坐在一起上课,甚至你们还嘲笑我学习不好,终究有一天……

所以,辅导孩子学习成绩,是小争。

大争是什么?

父母不断的提升。

要说最近给我触动最深的一句话,就是有个做地产投资的朋友,他讲到,这些刚毕业的,农村出来的,不管是有才华的还是没才华的,他们能在深圳买上房子的概率无限接近于0。

他们完全进入了拼爹模式。

爹有,他们就有。

爹没,他们就没。

你仔细想想,就是很有道理,靠自己的双手,什么时候能买得起房子?对于天价的房子而言,月薪1万算个毛?别说月薪1万了,月薪5万也买不起。

什么样的毕业生能到月薪5万?

天才?!

回到酒店,有读者联系我,问我住哪边,方便见面吗?

我看了看她朋友圈,发现她正在发起大病众筹。

我给她转了1000元,附带了一句:祝家人早日康复。

我拒绝了她的见面请求。

转完后,我在想,其实我们有意无意认识的每个人,都是有价格的,包括怜悯也是一种买单,是咱自己消费了。

为什么不愿意见面呢?

因为我知道见面的主题,肯定是她希望我能出手,帮着推广一下,你看平时我们每个人都很有尊严,很有面子,很多事哪怕心里想也不会说出来。

但是,一旦进入了绝境模式。

脸皮,瞬间就没了。

什么都不在意了,只以结果为导向。

例如参加一些心理课程,老师就是让你上街去乞讨,你乞讨不到你就输了,那么你自然会去做,例如赌输了的人,哪怕N年不联系的朋友,也加上,借钱。

家人生病了,困难了,也会这么做。

没办法。

太难了。

谁不想要脸?

分享一段摘抄:一个人的正直程度,取决于他肯为原则付出的牺牲。越是资源少的人,越容易坚持原则,因为他们的原则兑价低,他们因而容易高估自己的品格,低估资源远远多于自己的人的品格。学生最容易正直,因为手上没有任何资源,没有油腻的资格,坚持原则,不会失去任何东西。我在县城买过两套小产权,都是单位集资建房。

一套7万买,11万卖。

一套16万买,23万卖。

这些房子能拿长线吗?

不能。

据我个人观察,我觉得全国范围内除了深圳,小产权都不值得投资,因为产权不明晰,并非说深圳的就明晰,而是深圳的规模太大,形成了一套成熟的交易模式,包括达成了共识,就是谁持有谁受益,不会跳出个原房主出来抢拆迁费。

广州的行不?

广州就不行,因为是另外一套游戏模式。

我在本地买的第二套小产权,虽然赚了7万元,但是我一分钱没要,只把我的本金拿了回来,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我看到了那家伙的潜力。

他不是考过来的,而是派过来的,而且是自上而下派,那绝对是开挂的人生,去过西部,下过乡村,当过兵,留过学,当时单位集资盖房,他没兴趣,那我就主动把这个名额要了过来,我就是希望通过这个事能与他建立链接。

同事们喜欢他不?

不喜欢。

为什么?

因为,人有个共性,天生排异。

比我们优秀的人,也是异类。

对他的定义就是个孩子,没啥出息,没啥本事,不就是父母起点高嘛,自己本身不学无术,有啥了不起?

有时,我就在想,同事们看不到他的未来,这才是最可悲的地方。

也许,他是你未来认识的,最有出息的年轻人。

今天,我们坐在一起读书、学习。

明天,我们可能又回到了各自的阶层,再也没有机会平等的坐在一起了,例如我有个亲戚当干部,快退休了,在核心部门当主任,而最近呢?我一个差不多同龄的朋友成了他的领导,尴尬不?!当年,他还是跟着他屁股后面实习的娃。

现在,我买他房子的那哥们,他偶尔到我们这边,哪怕只是路过,也会给我发条信息,我觉得这已经是对我莫大的尊重,他能记住我。

我奴性重不?

我不认为这是奴性,而是我能看到他们看不到的闪光点,这些草包身上都有特质,谦虚、好学、内敛,若是一起吃饭,仿佛我是他大哥,他是我小弟,倒水、洗碗……

一样的道理。

王思聪的修养高度,可能是我们一辈子都达不到的。

虽然,他看起来吊儿郎当的。

我离开深圳的前一天,有个小伙联系我,他想跟我谈谈律师业务,他每年能给律师事务所带去4000多单业务,靠什么带去的?

网络推广。

什么业务这么集中?

替股民起诉上市公司,收入有二。

不成功,收律师费。

成功了,收提成点。

他这么一说,我瞬间就理解了,因为当时我买了10万元的天马股份,吃了无数个跌停,最终还剩不到2万,当时就有人倡议组团起诉,现在想想,那个组团人应该就是搞这些的。

我问,这个业务的难点是什么?

他说,推广难,帖子不允许发,一发就删除了,所以只能靠群。

这个算是夹缝里的生意。

大志也想做类似的业务,就是通过网络推广优势来推广律师业务,还实战过,发现很难,因为律师不懂网络,做不了客服,而客服又不懂法律,就是很难产生实际成交,即便有,也是发个律师函之类的,1000元左右的业务,没啥意思。

大单,接不到。

后来,我帮着梳理。

我觉得要想赚大钱,要先区分,什么样的案子才能赚到大钱。

标的额大的。

房产、婚姻、股权。

聚焦于这三点就足够了,不要什么业务都接,聚焦到三者之一,选一个很细的点,例如有家专门做商标官司的,也很火,还有一家律师事务所专门服务汽车配件的,还有专门服务4S店的,这些偏门的反而业务更稳定。

就怕什么都做。

房产类的纠纷其实是非常多的,有与开发商的纠纷,有二手房买卖纠纷,有与前配偶的纠纷……

我觉得律师事务所普遍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律师做老大。

而不是懂商业的人做老大。

那么很多商业行为就很难对接,要么就是太有契约精神了,要么就是太没契约精神了,我的建议是可以专注于房产领域的。

很巧,在群上闲聊时,遇到了一位群友,他就是做这个业务的,专注于广州房产领域的,一搜,基本上排在前三名,光靠百度产生的业务量就已经非常稳定了,我在谈起律师当老大的弊端时,他说了一句,我合作的这个不是。

秒懂。

这样的才适合长期合作。

因为,在商言商是有前提的,就是彼此都是商业人士,而不是专业人士,专业人士往往不懂商业运作,反而钻了牛角尖。

我总想起牛哥跟我说的那句话,卖珠宝的难度与卖鸡蛋的难度是一样的,但是产生的利润是截然不同的。

同是销售。

同是推广。

你卖袜子与卖房子又是不同的收益,你卖给一个准备离婚的家庭妇女一副拳击套不过赚50块钱,但是若是推荐个律师给她打离婚官司呢?你可能提成5万元。

选择大于努力,在销售领域,可以理解为,卖什么。

………………………………
特别说明: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