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2–懂懂日记

2019-07-12

原创: 懂懂赞赏 懂懂日记
在朋友圈发了几张羊湖的照片。

老李联系我,问我晚上住哪?

我说,可能是拉孜。

他说,住日喀则吧。

我说,团队作战,我说了不算。

他说,到家门口了,怎么也要进来坐坐吧。

我说,那是肯定的。

老李,援藏干部,在山东是个不大不小的官,副台长,到日喀则提了半级,理论上回去就是一把手,这绝对是镀金之旅。

很遗憾,没回去,也属于集结号系列的。

久而久之,成了山东越野圈子在日喀则的接待点,应该说,是比较高端的越野圈子,例如奔驰G,酷路泽,一般人也接触不到这个级别。

一般都是朋友介绍朋友。

他能帮着解决很多事,例如没办边防证,想去看看珠峰,安排一些非常规旅行项目,例如在湖里坐坐快艇,你见谁发过在西藏做船的照片?西藏不允许游客下水。

专门解决各类疑难杂症。

我是怎么认识他的呢?

前几年,我带队来,其中有个女主播,她是他的兵,兵见了老大,那肯定是崇拜,从家乡带来了不少礼物,例如茅台、苏烟等等,因为她也坚信他回去就是一把手,这是站队问题,甚至说,来日喀则的重要原因就是上供。

一起吃了饭,唱了歌,我们就算也成了好朋友。

一些能量很强的朋友进藏,特别是商务类合作,我一般也都介绍给老李,因为老李在那边太憋屈,没油水,但是一旦有商务合作,那么就有机会,例如我羽毛球搭档是做养鸡设备的,其中有客商计划去西藏养鸡,那我就撮合到日喀则了,年初特意去西藏考察了一番,彼此都有意向,合作应该正在推进中。

老李对我也是略感激,另外经常读我文章,久而久之,我们的关系就越来越好了,包括我这次走丙察察,他把沿途的救援电话都给了我,列了一个表,哪一段到哪一段给谁打电话,很仔细。

这些救援电话基本上都是兵哥哥,山东老乡,他们也是一个老乡圈子,西藏这些路,多是武警负责维管的,包括一些应急救援也是,路上我们多次遇到塌方、修路,都是这些小战士在抢修,班长一般都是老油条了,不干活,光陪我们聊天,看他们手指盖上的灰以及不那么整齐的穿着,我就在想,这些都是许三多,家里光知道去当兵去了,没想到是去修路去了。

可惜,这些资源我也没用上。

老李为什么喜欢读我文章呢?

他说,这是想家的方式。

当然,官人说的话,咱要理性对待,都是场面话,听听就好,不能认真。

既然老李喊我过去坐坐,我就必须过去坐坐,否则太不给面子了,那我就给队友们画饼,我在日喀则有很强的资源,咱一起去拜访一下,但是呢,最好是买点东西,那么队长马上提议,公款报销。

买点什么呢?

买点既有价值,又能变现的,在咱山东,那就是购物卡之类的,但是日喀则咱不熟悉,那就要先打听看看买点什么比较合适,实在没得买了,那就来点实际的。

想来想去,还是给他带点煎饼吧。

这玩意,在西藏可吃不到。

也就是老李不玩抖音,若是玩抖音,一天能刷到N次我们车队的视频,就是因为吃煎饼。

仔细一算,我有接近六年没见过老李了。

一见面,变化还是很大的。

头发,几乎没了。

我一握手,急忙说,李哥一点都没变样。

他一摸头,头发都没了。

在他办公室坐了坐,就一个感觉,清闲,混日子的状态,他每天练毛笔字,练劈叉,楼下活动室还有台球,跟同事打打台球,别的乐子,没了。

我调侃,李哥没在这里找个小嫂子?

他说,喘气都困难,还捣鼓那个。

非留吃饭。

我们不想,意思是还要赶路,尽量的杀到拉孜,他不同意,意思是来了,怎么不喝点?晚上安排住宿。

很巧,又一拨找他的,貌似还很重要,还要去村口迎接。

那我们就顺便告辞。

他安排司机带我们去加油站,要帮我们加满油,说现在什么都严了,不是过去了,只能吃点喝点还有给加点油,可以用司机的油卡。

我们也拒绝了,不给他犯错的机会。

把煎饼、咸菜给放下了一些,我们走了。

到了晚上,他问我:到拉孜没?

我说,到了。

他说,你看这事办的,你这是弄啥?把哥哥当外人了。

我说,哪有。

他说,可不行。

我说,没事,耽误了哥哥那么多时间。

他可能是回头才发现煎饼给的有点多,过意不去,我特意给解释了一下,就是几个兄弟的一点心意,大家也想认识你,对不?所以不需要推辞。

问我们住哪个酒店。

安排下属把房费给买了单,前台把我们刷的预授权给撤销了,顺便给送了不少水果,让我们路上吃的,晚上我们还通了个电话,他给我讲了一些注意事项。

我一一记录。

大家真的想认识他吗?

当然。

你看一个细节,我们去牧民家做客,牧民很年轻,很现代,很热情,还炒菜陪我们喝酒,我们呢?把桌子椅子都送给了他们,还额外给了1500元,大家不知道怎么高兴了,就觉得认识了个哥们,以后来西藏有人照应了,纷纷合影、加微信,并且把名片推荐给准备进藏的哥们们……

那相比之下,老李就是牧民的万倍级的大BOSS,他若是办不了的事,可能就没人能办得了了。

这才是真正的资源。

所以,拿几个煎饼算什么?

而且,他在老家也有余威。

大部分人见他,都是膜拜状态,我之所以不膜拜,是因为我觉得我无欲无求,另外我们是读者与作者的关系,他也需要我这样的朋友,就是无所禁忌,胡说八道的朋友,因为我是无求状态,那么他觉得我们的关系更加的纯粹,他不需要提防我。

从318转219不远,我有个读者在这边,女的。

她很特别。

会中文。

在成都读过大学,兄弟姐妹五个,她是老三,她非喊我去她家牧场坐坐,我觉得既然路过,那就坐坐吧,顺便体验一下真正的牧场。

还有一个原因。

就是这些地方出来的人,思维模式跟我们不同,说话有些直接,在日常聊天中,我先后拉黑过她两次,我给她贴的标签就是个奇葩。

咱拉黑过人家,人家还要邀请咱去家里做客,觉得愧疚。

那就见见吧。

我们约定了检查站,她提前到达检查站,等我们到达检查站以后,再跟着她的车去牧场。

一见面。

标准的藏族姑娘,但是比较现代了,穿牛仔裤,还染了头发,身上有牧场印记的就是高原红与身上的膻味。

在网上,她聊天是比较大胆的。

调侃过我,有没有想过在大草原上?在车上?在帐篷里?想不想感受一下异域风情?

给了我无限的想象空间。

但是一见面,感觉就是两个世界的人,甚至有种从古代走来的感觉,她指甲里还有灰,不光是她,我们在草原遇到的,哪怕是兵哥哥,也是如此。

另外,有那么一点壮,我总觉得若是摔跤,我都搞不定她,那屁股太浑厚了,坐下,还不立刻咔嚓。

眼神很陌生。

这个呢,只有到过青藏高原的朋友才懂,吃肉长大的人,眼神是有杀气的,无论男还是女,都有,哪怕笑起来,也有那么一丝。

开了一辆江淮皮卡。

使我想起了当年谈的一个妹子,是干纺织的,我去她的加工点玩耍,发现她自己开着轻卡,自己装卸。

瞬间没了胃口。

藏族妹子,我统一称为卓玛。

卓玛毕业后,也搞电商,否则也不可能认识我,电商卖虫草,还搞直播之类的,今年还做了一个新业务,就是让人体验自己去挖虫草。

一见面,我觉得太陌生,那就没有去她家的欲望了。

我问了一句,从这里到你家,还有多远?

她说,开车六个小时。

我问,你早上几点出发的?

她说,4点多。

她一说这个时间,我就更坚决了,不能去,因为一来一回,我们就会冻在路上,我们必须要在天黑前赶到冈仁波齐。

我说了理由。

她表示接受。

正好我们带着煎饼和自发热米饭,那就一起吃个午饭吧,总不能让人一来一回12个小时被放了鸽子吧,顺便把一些我们用不到的物资送给她,睡袋、帐篷、烧鸡……

聊了聊。

我问,你现在一年能收入多少?

她说,六七万。

我说,也不错。

她说,凑合。

我问,是不是你们上学,卖头牛就够了,然后家里还有几千头。

她说,那都是段子,大部分牧民家都是特别穷的。

她家一共有70头牦牛,每年卖10头,差不多七八年才长大,也就是说,年收入在10万元左右,这还是毛收入。

她读的是民族大学,基本没要钱,是兄弟姐妹五个里唯一读过书的,并且是唯一跟外族男人谈过恋爱的。

与网上不同,在现实中,她格外的羞涩。

没有爸爸。

但是有叔叔,叔叔也喊爸爸,就是叔叔和爸爸娶了同一个媳妇,按照外人的传说,就是爸爸们不知道哪个孩子是自己的,其实是知道的。

她的爸爸怎么死的?

牧区也有不少湖泊,其中有些也是需要用小船轮渡的,爸爸就是这么淹死的。

反正,她讲这些,给我的感觉就跟故事似的,使我想起了阿来的《尘埃落定》,这部作品之所以很火,与写藏族题材有直接的关系,因为我们觉得这些东西离我们很遥远,那些土司像我们内地的地主,又比地主牛B,例如有自己的奴隶,有自己的武装队,甚至还有自己的刽子手。

我问她,挖虫草,一天能挖多少?

她说,不一定,要看经验,看体力,好手一天能挖个十根八根的。

我问,一年可以干几个月?

她说,就一个月。

我问,很辛苦吗?

她说,全程几乎都是匍匐状态,晚上就住在简易帐篷里,很苦。

按照她的说法,很多藏民一年就靠这一个月赚点钱,虫草这个概念算是给他们送了金送了银,这东西很考验耐心,需要全程很专注,据说男人挖虫草的时候特别费烟,一天能抽三包烟。

我问她,家里有没有烧牛粪?

她说,主要烧牛粪。

我问,有没有用牛粪砌房子?

她说,围墙。

我说,拍个抖音会很火,因为很多人不知道。

她说,你需要我可以帮你拍。

我说,好。

她坚持留,我们坚持走,最终还是走了,她带了一暖瓶酥油茶,坚持送给我们,最初我的想法是每个人拿矿泉水瓶子接一点,喜欢喝的就喝点,不喜欢喝就算了,她问,有没有保温壶?自己家的奶,特别正宗。

于是,我把保温壶拿去了。

待我们上路后,这些酥油茶就浪费了,因为太正宗,那么味道就太独特,喝不了,关键是壶也洗不干净了,总是一股味道,最终在路上把壶也送人了。

从狮泉河开始,限速越来越厉害,不远就一处关卡,时间不到不放行,那么就可以跟各位大神聊聊天,吹吹牛。

最吸引眼球的还不是我们车队,而是一辆绿色的G500,河南牌照的,我总觉得小伙跟车子不般配,每个车子都有独特的气质,例如LX570车队围观我们车子,当时我并不是驾驶员,但是他们也默认我是车主,这东西写在身上的。

他走的大北线,从鄙视链而言,是可以鄙视我们的,因为我们走的219国道,而他走的算是穿越线路。

侃侃而谈,每年都出来穿越,什么车都玩,前几年玩陆巡、途乐,这几年玩腻了,开始玩奔驰G了,但是他这个车,我仔细一听,觉得是有问题的,上面标着是G500,但是一听是柴油声音,说明是一辆G350,350是比较便宜的,120万左右,而且这车颜色是改过的。

一聊,咱觉得遇到了真大神,为什么?

人家家里什么车都有。

路上,无论遇到什么大神,我一般都不加微信,我觉得我们交集太小,一辈子联系不了几次,以后清理好友还怪不好意思的,删还是不删?

那时更尴尬。

绿色G500要求加个微信。

加了微信我一看,他说的一点都没错,这些车,他还真有过,因为他是卖精品二手车的……

我就说嘛,他怎么也不像能开的起大G的人,这玩意是装不出来的,与衣着打扮无关,而是一种整体的感觉,有的人哪怕很邋遢,但是也跟车很配。

路上,真正的大神一般是不说话的。

例如上海的机车队,光一张沪A的车牌吧,他们是宝马车队,我们一路同行,全程交流不多,我们都算机车友,过去聊几句,但是也不加微信,大叔年龄普遍在40岁以上,你无法从外观来判断他们的真实身份,因为风吹日晒,都已经沧桑的不像样了。

这些,就是真正的大神。

他们不渴望认识新朋友,觉得自己玩就挺好的,包括我们遇到他们摔倒了,下车帮他们扶起来,他们也不会寒暄太多,做个感谢的手势,起来继续走。

这个车队很有经验。

例如超我们的时候,他们会左右摇摆车身,一会出现在左边后视镜,一会出现在右边后视镜,让我们注意到他们。

一提新疆,大家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安全,特别是南疆,例如喀什地区,和田地区,我们看了太多的负面新闻,害怕的要命。

真到了,也就没有这么多想法了,因为安全的超出你的想象,无论出入城区都会安检,上高速、下高速都要安检,每个服务区都强制进入,也要安检,并且全程有高清监控,监控牛B到什么程度呢?必须能清晰的监控到车子的前后座,我们的大G被拦下来了,理由就是后座上有被子,挡着视线了。

监控拍摄到的,进服务区的时候,车牌就提示了。

城区呢?安保级别更高,入住宾馆也跟坐飞机似的,要做双重安检,去吃饭呢?

也是。

绝对安全,夜市全部是封闭式的,每个人进入都要提前搜身,有保安,有警察,有特警,吃个饭仿佛带了一群保镖。

晚上12点禁宵,我们喝的正嗨,有安保人员过来劝离,我们问老板能否通融?

答复,不行。

老板肯定希望我们多喝点,但是他也没办法。

这边与北京有两个小时的时差。

晚上12点,相当于北京时间10点,甚至更早,因为这边晚上10点才开始天黑,仿佛夜生活刚开始,就结束了。

喝了酒,我们几个歪歪扭扭的走在大街上。

有巡逻的。

我们就喊他们,意思是帮我们拍张照,纪念一下吧,我们是一群勇士,一不小心就同时挑战了两大难线,丙察察与新藏线,应该说是喝多了,不知道天高地厚,连巡逻队员都敢指派。

就在我们准备摆姿势拍照时,两辆全副武装的特警车过来了。

于是,这张照片就有意思了。

一群酒鬼喝多了,三名巡逻员帮着拍照,七八个特警持枪站在旁边,可能是看我们喝多了,又是游客,也就好言好语的劝离了,意思是抓紧回去睡觉,别溜达了。

很人性化。

包括我们跟当地的朋友交流,当地的朋友也是这个观点,就是这是中国最安全的地方,随处可见的巡逻给你绝对的安全感。

所以,很多东西,其实都在于一个“怕”字。

小马过河,一切在于亲身体验,别人说的终究是别人说的,这就如同进藏,有人觉得很简单,随便开个破奥拓都没问题,但是你问那些把车子翻到悬崖下的人呢?那他们绝对劝你不要去。

应该说,整个进藏,是生命级的游戏。

至少,是有这个概率的。

就是去了,回不来。

包括沿途我看那些骑新藏线的,你想想,汽车都几百公里没有补给,何况是骑行了,人说没了就没了,是真没了。

那才是生命级的挑战。

出来自驾时间长了,就会思考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

出来的目的是什么?

看风景?

实际上,看到最后,都麻木了,连照片都懒得拍,我记得2012年走青藏线的时候,大家看到了疑似藏羚羊,那都兴奋的手舞足蹈的,还要拿着大炮去拍摄。

若是走新藏线。

那,太多了,看麻木了,成群,甚至可以近距离观察,没意思了,就是只羊而已,有啥好看的,我们不仅仅见到了羊、驴,还见到了狼群。

我现在越来越觉得,单人单车的才是真正的玩家,因为他可以超越风景,进入人文,像记者一样去记录风土人情,看抖音就知道了,我发的那些风景视频很美,但是没有多少点赞的,因为更美的我们也在电视上见到过,没什么了不起。

但是,一旦与人文挂钩呢?

那就可以。

西藏有个客栈老板,原先就是个摄影师,一直靠卖照片维生,不温不火,突然有一年,他心血来潮,要去寻找金色牦牛,算是立了一个科研项目,获得了天额的启动经费,后来连客栈都不开了,现在成名人了。

我问过卓玛,卓玛跟我讲,金色牦牛并不稀罕,老一点的藏民都见过,而且总喜欢过来欺负藏民家的母牛。

要说深入生活,这方面,每个作家都是高手,他们对人文的渴望是远超出风景,到一处旅游,更喜欢逛博物馆、纪念馆,喜欢去跟当地老百姓交流交流,例如赵德发老师写《双手合十》这本书时,走访了400多家寺院,坐过拖拉机,大货车,三轮车,那么写出来的人物才更加的立体。

还有,情种是最适合搞纪录片的。

因为能搞定女人。

传言,某探险家,知名,要去穿越无人区,那时他在报纸上已经很火了,出租车司机送他到酒店,他说自己是XXX,结果出租车很崇拜,就连自己也送到酒店了,备注一下,出租车司机为女。

这是给他出书的编辑跟我说的。

去年,潍坊有位朋友到我店里玩,当时我正在卖红酒,他要两箱,但是要求自提,这类朋友一般都是想见个面,聊个天。

一见面,很仔细的男人。

就是浑身上下都很有品,穿衣,打扮,很大都市,关键是干净。

他开了一辆超跑。

略女性化的车子,很漂亮,我想拍张照片,但是又没好意思,他先是急忙解释了一下,这是你嫂子的车。

后备箱很小,里面有两箱乌苏啤酒,他顺手搬到我车上了。

这是我第一次见这个啤酒,新疆酒,又不是进口酒,有啥好喝的,再牛B能比青岛啤酒还牛B吗?

也没当回事。

后来球友请客,让我当司机去接领导,球友问我车上有酒不?

太好的酒我不舍得,就提议,我车上有两箱新疆啤酒。

拿来。

大家都是第一次喝,说很好喝。

我没喝。

这次来新疆才品尝到乌苏啤酒,很好喝,听装的比瓶装的好喝,我觉得可以拉一车回山东,给朋友们尝尝。

高成本,但是,千里迢迢本身就有千里送鹅毛的感觉。

2010年,我从哈密拉回了一车哈密瓜,结果把悬挂颠坏了,车子塌屁股了,只能一路走一路送,到家的时候还剩两个。

这次在喀什吃到的哈密瓜,可能是季节不对,不够甜,西瓜倒是还可以,当然已经比我们山东吃到的哈密瓜强了很多,因为运输出去的哈密瓜都是青摘。

我印象中最好吃的哈密瓜就是我上次拉回家的那一车,是沙漠里种的,太好吃了,甘甜甘甜的,应该说,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吃不到这么好吃的哈密瓜,因为这么熟了运出去也烂了。

沙漠里的哈密瓜很少有机会运输出去,一般都是直接在地里切了条,晒干。

喀什的面,大烤串,都好吃。

关键是羊好。

使我又想起了老黑烧烤,济南的老黑烧烤很个性,不预约不接待,不固定出摊,每周可能只出三四天,而且地点不固定,有点类似游牧民族,说不定就在济南哪个旮旯,但是超级火,说是济南最贵的,不夸张,济南名人的标配,你看很多鲁能的球星都晒跟老黑的合影。

我和蝉禅俩人吃了800块钱的。

而且不卖酒。

只能喝加多宝。

他为什么如此牛?

肉好。

肉是从喀什空运过去的。

我在想,是不是当年老黑到喀什吃烤串,很过瘾,从而感受到了商机?

藏族姑娘,普遍有高原红,衣服颜色也不是那么鲜艳,因为只有贵族才可以穿鲜艳的颜色,虽然现在没有阶层之分了,但是大家还是很少穿艳色的服装。

有那么一点点原生态。

而维族姑娘呢?

我们入住的酒店,门口站着两个维族姑娘,特别漂亮,穿着艳丽的民族服装,如天仙一般。

我坐酒店大堂观察了很久。

发现,跟俄罗斯有点像,俄罗斯的姑娘特别漂亮,但是大妈身材就有些吓人了,维族这边也是如此,到处都是胖大妈,特别是有个少妇,年龄应该在35岁左右,化着很浓的装,有那么一丝现代感,穿着很性感的半透明裙子,但是她那黑色的底裤更显眼,就跟郭德纲说的相声一样,这裤衩脱了若是不说用途,还以为是床单呢。

少说,二百斤。

还有一点,我觉得特别意外,就是维族人特别热情,有乐观的成分,仿佛音乐响起人人都会跳舞,他们晚上举行婚礼,我们吃饭的旁边就是一场婚礼,人人都是载歌载舞,我们还跟着扭了半天的腚。

到达叶城就算全部穿越结束了,因为新藏线起点就在叶城,刚出安检通道,路虎卫士就抛锚了,挂上档不走了。

当时一群维族小伙在训练。

突然间,飞快的,不整齐的跑了出来。

那场面,咱哪见过。

吓死了,以为要咋着……

结果,他们是集体来推车。

若是拍个视频发抖音上,绝对超级火,但是那场面都吓傻了,哪有心思拍啊?

对于如此长距离,高颠簸,高速度的穿越而言,不管是什么车子,都会出问题的,只是问题或大或小而已。

其实,进一次青藏高原,能颠覆很多认知。

例如,你可能对丰田有全新的认识。

但凡是比较高档的酒店,停车场就是清一色的丰田,没别的,包括指挥车、公务车,也都是清一色的大丰田。

没办法,它太可靠了。

出发前,我拍了一组照片,五辆车,猛禽、G63、路虎卫士、陆巡、LC76,问谁是真正的穿越之王?

绝大多数人都选择G63或路虎卫士。

你就想着一点就行了,玩越野的,终极选择,都是丰田。

其它的?

都是过渡、体验,而已。

………………………………
特别说明: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