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3–懂懂日记

2019/07/03

原创: 懂懂赞赏 懂懂日记
我在深圳的日子。

总觉得有一种趋势,就是深圳练就了吸星大法,在从全国吸人才,而且是一个加速过程,久而久之会有什么结果?

偏远区域,甚至我们县城,全空了。

一句话,人往高处走,深圳就是高处,自然大家都往那里去,我甚至为此都产生了错觉,总觉得再过几十年,我们县城就成了我们村。

我们村现在是什么状态?

死个人,想找个壮劳力抬棺都很难。

最年轻的,也要小六十岁。

都出去打工了。

出于这方面的考虑,我才开始对县城房产做减法,对深圳房产做加法,不为了升值,就是希望有一天孩子大学毕业了,不需要为买房而发愁。

可是。

当我出来自驾时,我发现又是另外一番世界。

就是到处都是人。

哪怕兔子不拉屎的地方,也是人。

难道深圳的吸星大法练的不够好?为什么没把这里的人给吸去?你们这么年轻,咋还蹲在一个小县城?

路过蕲春时,从县城到高速口有段距离,要经过李时珍大道,蕲春这个地方多数人没听说过,但是若是热爱或研究中医的朋友,一定知道这个地方,因为这里的艾草是全国最牛B的,艾草是个什么玩意?

可以说,它是中药的精华代表。

治百病。

我二哥也是医生,他就是中医迷,在国外推广中医,给老外针灸之类的,上次回国专门批评了我:国家都在大力弘扬中医,你不懂还乱写……

我急忙认错,以后不了,以后不了。

我亲戚有痔疮,我二哥给开的方就是把点燃的艾灸条放到马桶里,熏疗,这个事在我看来一直都是笑话,有次来了个大BOSS,级别非常高,可以理解为莫言级,他给我科普了一句,中药里最有代表性和效果最立竿见影的就是艾草。

他就提到自己曾经用艾草熏过痔疮,不说立竿见影,至少没复发过。

我才慢慢意识到,这玩意不能乱讲,毕竟咱不懂。

我有个邻居,看年龄应该比我小或相仿,喜欢跑车,在县城里喜欢跑车无非就是买个大众GTI之类的,他不,全是超跑系列,我们小区里应该就我们俩最能折腾,车子多,样式多,但是他的级别更高,一辆车就能买我全部家当。

这哥们是做什么的?

据说是艾灸。

蕲春的艾草为什么这么有名?

疗效好。

我认为有个关键性的因素,就是祖宗是这里的,李时珍的故乡嘛。

我上高速走的那条路就叫李时珍大道。

好长好长。

路两边也在搞房产开发,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还有什么经济比地产经济更立竿见影?

刘威的父亲给我科普了一下,就是艾的收割是讲究时辰的,就是端午节正午时分收割的才是真正的极品,药效也是最好的。

过去,按照他们的传承,艾就是每年的这个时间去收,别的时间不收。

如今?

市场需求决定了,什么时间都可以收。

给我科普中医文化的那位大BOSS,他的讲究更多,不仅仅采药讲究时辰,服药也讲究时辰,而且还讲究星辰方位。

从蕲春到荆州。

荆州算个不大不小的城市,肯定比县城大吧。

我们入住的是绿地什么酒店,反正旁边就是火车站,我站在阳台朝下看,四周要么是正在建的高楼,要么是已经圈好的地。

都在搞开发。

你说经济不行吧?房子卖的呼呼的,你说经济很好吧,大家都在搞房产,不知道哪一面才是真实的,反正我是不看好省会以下城市的地产了。

艾,这个东西,很容易产生信仰。

就是一旦信了,就如同闻香一样,会上瘾,胳膊疼,熏熏,肚子疼,熏熏,前年我做小天使的时候,合作过一位做艾的,算是做的比较成功的,忠诚粉丝特别多,甚至成了一个派系。

偶尔刷微博,我看到大家为比特币争的不可开交。

有啥好争的?

一句话。

你要学会尊重别人的信仰。

也许有一天,你也信了呢?

你觉得你很坚定是吧?马云若是突然宣布阿里巴巴正式进军比特币市场,并且给员工发工资也用比特币,你还如此坚定吗?

取决于,谁给我们洗脑。

我们的脑袋,都是别人的,但是我们却误以为是自己的。

洗脑的根本前提是什么?

信任。

可信的人,我们对其收的信息关税是0。

不可信的,我们对其征收高额关税。

发一段我的摘抄吧:我们的大脑会对外界信息收取一个“信息关税Information Tariff”,对于可信度特别高的人或信息源,信息关税就很低,即对方不需要太多额外的补充证据,就可以将主要观点和信息传递给我们,甚至最信任的几个人之间可以组成一个“零关税区”。但对于某些不可信的人或信息源,或者针对某些领域,就会加征很高的关税,即对方必须提供大量额外的补充证据,才能将观点和信息传递给我们。这就是Epstein and Schneider(2008)关于人对来自不同信息源的不同信息的处理方式不同导致各种金融市场异象的模型的核心机制。

所以,从上而下的洗脑是很容易的。

你知道吗?

你的财富不一定是你的,但是一定是你偶像的。

我一这么说。

大家急忙反驳:我压根不崇拜任何人。

真的吗?

那你的问题更严重,你竟然不知道你有偶像。

每个人都有偶像。

有些偶像是显性的,例如我喜欢周杰伦。

有些偶像是隐性的,例如你信佛,佛是啥?其实就是释迦摩尼一个人想出来的,他就是所有信徒的偶像,释迦摩尼、耶稣,这都是能进行ALL收割的级别,其实,收割我们这些人不需要级别这么高。

说的通俗一点,就是能把我们口袋里的钱掏干净的偶像,无处不在。

例如我们讨厌直销,讨厌保险。

但是,马云突然宣布,阿里巴巴拿到了直销牌照,首批开放1000个一级代理,一级代理需要缴纳1000万的代理费。

咱,若是拿到了这么一个名额。

砸锅卖铁,也上。

马云也不是生物链的最高级。

我们为了我们的偶像,能做出的牺牲远超出我们的认知,包括我们的肉体、灵魂,例如宗教战争,为了真神之争,连命都不要了。

我们现在很清醒的作为旁观者去评论这些。

就怕,我们自己也在一个井里。

没有例外。

因为?

你我都是草芥而已。

意识到自己的渺小,本身就是一种进步,有个做奶茶加盟的,平时牛B的不得了,出了件不大不小的小事,他尿裤子了,提出了两点:

第一、被冻结的钱,全不要了。

第二、他有辆卡宴在某女友名下,可以送给相关人员。

只求,能放过他,还他自由。

等一切风平浪静,喝了酒,他说了一句:咱算个屌啊?!

前天,跟一个队友小酌两杯,他是同龄人里比较出色的企业人,暂时还不能称为企业家,但是未来肯定是。

聊起了赚钱。

他说,我赚钱不是为了自己,等有一天,我攒的足够多的时候,我会一次性捐给马斯克,因为他就是一个为改变世界而生的天才,我愿意助他一臂之力……

我也喝多了。

我说,从这个角度而言,我读者里,很多人的钱,全部或部分,其实也是我的,只是我要不要,拿不拿的事。

但是,这里面有个前提。

倘若,我内心有爱,爱读者,那么读者是可以感受到的,就是我没有伸手的心,那么大家就有了给与的心,意思是懂懂是咱自己人,他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咱怪心疼的。

倘若我时刻盯着大家口袋里那点钱呢?

大家不自觉的就捂紧了钱包。

上帝、佛祖,他们开启的是什么模式?

无差别的爱。

你很丑,他们爱你,你很胖,他们爱你,你偷你抢,依然爱你……

上升到公司层面。

老板最重要的是什么?

要有爱员工的心。

发自内心的爱。

作者与读者之间最佳模式就是相互爱,而且是发自内心的爱对方,就是读者能感受到我爱大家,我能感受到大家爱我。

朋友相处呢?

也是如此。

就是我是爱你的,也就是平时大家喝多了拍着胸脯自诩的,我这个人比较真诚,其实呢?真诚是不需要用嘴说的,大家都能感受得到。

当时选队长时,我就提过这个观点。

只有一类人是适合当队长的。

第一、他是发自内心的有爱,真正热爱这只队伍,就如同在战场上连长疼爱自己的每个兵。

第二、他目标明确,明白我们是来干什么的,每天需要走多少里程,若是遇到紧急情况该如何调整计划。

而不是走着走着,忘记了我们为什么出发。

年轻人,普遍自信。

那么,就很容易低估别人,觉得这些车主不过是草包而已,有啥了不起,开个大G怎么了?也许是贷款买的呢?也许是租的呢?

就是莫名其妙的自己给自己设置了很多的抵触。

讨厌这些嚣张的人。

其实,你们理解错了,车子只要上了路,车主本人就忘记了车子本身的属性,但是外人却看在眼里,你觉得开大G的人时刻记得自己开的是一辆大G吗?

不会。

他觉得只是一辆很普通的车子而已,没觉得有装B的功能之类的,因为到了这个级别,若是靠车来提升自己的高度,那只会起反作用。

因为,会拉低身份。

但是,外人有误解。

例如我发了张照片,一群人在服务区吃饭,我们车队里多数都是临沂人,主食就是煎饼,大家带了很多很多,自己炒的咸菜、肉丝……

我们午饭从来都是在服务区吃。

我就调侃性的发了个朋友圈:千万不能跟着临沂车队出来玩,连饭店都不舍得下,煎饼咸菜都是自己带的,一带一个月,对得起你们戴的表开的车吗?

下面评论非常激烈。

有人感叹,放眼望去,全是塑料袋,你们一点环保意识都没有。

有人感叹,也许车是租的呢?

有人感叹,装B就行了,吃什么不重要。

我们总喜欢拿自己去揣摩别人,揣摩的结果是什么?

不自觉地产生了对立面。

我一直觉得,网络流行语里最经典的五个字就是:羡慕嫉妒恨!

你仔细想想,非常符合人性,恨是终极版的羡慕。

晚饭时,我喜欢调教这些年轻的小伙,不是很牛B吗?很有钱吗?有多有钱?有多牛B?那我就把他们讽刺、打击、挖苦一番。

我说,你知道为什么你们没有纪律性吗?

根源只是一句话:低估了别人。

你真觉得大家开着车是出来显摆的吗?谁没有三五辆七八辆车?说的更夸张一点,这车这次翻沟里了,没了,大家也能接受,因为出发前这也是一个讨论项,就是要能接受弃车。

你一年赚个三百两百万,又是炒币又是黑客的,说出来不够寒碜人的,你那么牛B咋还开辆破科鲁兹?

年轻人,太自信,没办法。

这都是我带的兵,需要我去给他们扭转思想,就是从排斥到接纳到崇拜,你要相信一点,一个年收入几千万的人对你而言,真有点石成金的本领。

前提,你要认可他,接受他,崇拜他。

他反过来,回报你。

这个弯一旦转过来,又是另外一个局面,你发现,越是优秀的人,越简单,越和蔼,越包容,跟你从外围了解到的完全不一致。

例如他们也有人不喜欢我,说我冷。

我不是冷,只是我不擅长打招呼,不擅长嘘寒问暖,也不擅长跟陌生人客套,但是我内心是有温度的,你真走近了我,你发现我是火热的,如刚出炉的烧红的钢条。

我也不喜欢去介绍我是做什么的,因为科普成本太高。

我喜欢如矿山一般。

一点点给人惊喜,例如组队出来玩,可能大家并不认识我,但是总有队友发了抖音后找到我:我一个朋友你认识不,叫XX,他说认识你。

我说,可能认识吧。

不认识也是正常的,我不可能认识所有读者。

肯定是他朋友跟他讲了,我靠,你竟然跟懂懂一个车队。

他还一脸懵逼,懂懂是哪根葱?

我喜欢给人这种惊喜感,和从讨厌到喜欢的转变,最初觉得特别讨厌这么一个人,时间长了,发现还不错,值得一玩。

为什么值得一玩?

两点。

第一、我守规矩。

最简单的,电台发布了任何信息,我们车都是第一个回复抄收的,这是对发起者基本的尊重。

另外,我不乱队形,安排我是几号,我就是几号。

第二、我守时间。

说几点集合就几点集合,从来不迟到,不仅仅如此,若是我自己的原因导致了掉队,例如需要紧急上厕所之类的,那我提前申请大部队不需要等,我自己去追。

在高速上追一个时速120的车队是什么概念?

虽然只是一泡尿的工夫,我要追上,至少需要20分钟,甚至更长时间,而且我要跑125到130,哪怕就是的确有违章也暂时不能考虑,这是违法成本,我认罚就是了。

最快时间归队。

我说的这两点,若是大家读到这里,会觉得自己肯定也能做到。

实际上,凤毛麟角。

这么多年,我只遇到另外一个“我”,就是我带队去俄罗斯,跟我一个房间的大爷,他时刻为别人考虑,纪律性一流,军人出身,军官退休。

这次组队,跟我过去参加的自驾穿越有三点明显的不同。

第一、车速快。

高速上一般就是120,前车跑120是比较轻松的,越往后需要的速度越快,因为我本身处于队伍的末尾,追的很累,而且我车子超过120会报警,滴滴滴的叫个不停,还有就是会左右摇摆。

我们沿怒江一路西上,走丙察察。

在一些路况不好的情况下,大家时速依然能到80,我在后面没命地追,而路边提示限速多少?

20,30,40,50.

没办法,大家车好,我们车差,追不上。

当时,我就在想,因为我在队伍里没有发言权,若有,我不会这么走的,不能因为自己是老司机而挑战规则,我觉得最高级别的敬畏,就是遵守交通规则,限速多少就跑多少,若是我带队,我会把这一条作为首要执行。

云南的烂路是什么概念?

全是坑,是洼,跑起来一跳一跳的,我又不能掉了队,掉了队让人觉得咱有意见,从落单的角度而言,也是危险的,因为等于没了参照物了,特别是晚上,到处漆黑,大灯射出去如蜡烛一般,若是跟着车队还好一些。

中途大部分时间我都是掉队的,但是也不至于太远,能收到电台,说明不远,是我觉得车队速度太快了,超出了我的安全范畴,很简单的一点,这边人喜欢沿马路溜达,而且不怎么怕车,晚上视线很差,一旦有横穿马路的,基本上就是天意了。

我跟我们车上的队员讲,不是我跟不上,加速谁都会,但是能刹停,能紧急避险的话,那个速度我做不到了,所以我放慢一点,前后也差不了几分钟,无非就是一泡尿。

后来遇到了一辆本地面包车,主动开了双闪,给我带路。

你说丙察察难走吗?

难走的话,当地就是五菱面包车,如轻功一般,在悬崖峭壁上飞来走去。

你说不难走吧?

对车的损伤绝对超级大,全是大坑,那尘土跟沙尘暴似的,不是说普通车不能过,一样能过,前提是你舍得,绝对让人心疼。

还有,就是容错率低。

只有一次机会。

所以,我给自己的定位就是在车队允许的前提下,适当的放慢速度,安全通过,莫自信。

自信的第一表现是什么?

敬畏每一条交规。

我发现这些老司机存在一个最普遍的陋习,就是变道不打转向灯,之前我们组队是怎么组?有专门的安全员,他做收尾,只要车子有违章行为,例如弯道超车、变道不打转向灯就提醒……

所以,这次,我还是略意外的。

但是,这一类意见我不能提,因为大家都是老司机,都很优秀。

例如一堵车,大家往前插。

我不喜欢这样,我们出来是代表的我们大临沂,让人笑话,另外也快不了几分钟,为什么不按部就班的排队呢?云南这边排队意识很好,看一点,高速堵的死死的,应急车道是通的。

若在山东?

堵的死死的。

我希望我们的车队,一言一行,都是高素质,高品质的,让旁人不由自主地感叹一句,看吧,他们活该开好车。

任一陋习,都是致命的。

第二、出发比较晚。

过去,我带队,一般都是6点半出发,建议大家定6点的闹钟,这样我们可以在7点以前出城,可以避开早高峰。

还有就是人比较精神,开的比较聚精会神。

我们把赶路时间放到白天,晚上尽量的不赶路,一般下午四五点就到达酒店了,大家洗个澡,换好衣服,我们好吃好喝好聊,然后大家回去早点休息。

这次的队伍呢?

多是夜猫子系列……

那,早上8点出发就算早的。

越这样,越累,因为晚上会赶的很晚。

我们过去做路书,都是做备选方案的,例如今天计划到大理,但是我们会把楚雄也作为备选方案,为什么?

万一路上堵车了呢?

备选方案的标准是什么?

提前预订酒店,但是车子一过,马上取消,不影响酒店的二次销售。

第三、队员多元化。

过去,我们的队员相对比较齐心,一般都是有核心人员,大家绝对尊敬,绝不挑战,越是这样的队伍,大家相处的越和谐,因为大家有共同的话题、圈子,彼此是可以直接信任的,那么话题可以略深一点。

而现在组的临时队伍。

大家彼此并不熟悉。

过去我们是怎么分配队员?

两个随机。

第一、你不知道今晚你会跟谁一个房间。

第二、你不知道今天你会在几号车上。

只有如此频繁的深度接触,队员之间才可以破冰,才可以深度交流,否则一切都浮在表面,甚至彼此都不认识。

类似的游戏规则还有很多,例如我们采取奖金制,驾驶员每天200元,助理每天100元,摄影每天300元,分工很细,细到什么程度?

每个人都有职责。

而且类似工作式的职责,毕竟是发你工资的。

大家是不是觉得很扯?

但是,一大早,一上车,助理先给你发了200元现金,这是今天的,你能觉得不震撼吗?

关键是这个钱又花不着。

放钱包里,越来越多。

后来变成了几千块……

这个规则最大的魅力其实是把普通参与者变为了深度参与者,这个钱其实大家最终都没有装进自己的口袋里,最后吃散伙饭的时候,都拿出来了。

还有罚款。

连带责任,例如每车有车长,车上有队员迟到了,罚款。

这些罚款,最终也会退回。

罚款是真退回。

那工资呢?一般都是找个理由捐了,本身就是大家先AA了一个公费,这些工资就是出自公费,谁也不差这点钱,咋办?

捐了吧。

我对自驾的认识是:

第一、安全最重要。

第二、风景是背景。

第三、关键是看与谁同行,能交流到什么程度,能思考什么,能讨论什么,能合作什么。

若是真的只为了体验什么越野啊,穿越啊。

那很简单。

单人单车最好,谁也不需要考虑,谁也不需要照顾,路上为什么遇到越来越多的独行侠?

人,玩到了一定的境界,一定是独行的。

因为,他不将就任何人。

我们这次大部分队员都是临沂的,而且都玩抖音,每次几乎都是同时发,而且都备注临沂,从而有了一个什么效应呢?

临沂本地的网友,刷抖音,一刷就刷到我们。

我对行车秩序、习惯很敏感是有原因的,因为我写过安全驾驶,里面有一句话是我印象最深刻的,每一条交规法都是用血写成的。

无论我们是多老多优秀的司机。

都该绝对敬畏规则。

前几天,在用绞盘时,我还特意提醒,应该找个被子或棉衣放上去,否则一断了,击中了人,就OVER了,徐浪牛B不?知名赛车手。

他就是这么走的。

违规操作,摘了头盔。

两类人是最敬畏规则的:

第一类,新人。

第二类,高人。

十年前,我建过安全驾驶的群,这两类非常明显,新人普遍是因为上路害怕而去学习安全驾驶,而很多人呢?是希望更加的敬畏规则,对照一下,看看自己是否还有自己看不到的陋习。

各类豪车。

我们这次出来,其实是磨合、演习,是想组建个越野俱乐部,就是彼此找找感觉,彼此挑错,从而建立规矩,更安全的去组织活动。

最初决定穿越丙察察就是心血来潮,大G说想来次远的,要不去丙察察?我接着去买了LC76,后来各自又喊了个朋友,就组了一支队伍,这次最大的人生赢家就是那个路虎卫士,5万元买了我的车,一路风光,懂越野车而没玩过路虎卫士的都对这个车膜拜有加,各类崇拜,各类加粉……

这次回去,我准备写个俱乐部出行相关的安全驾驶。

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这支队伍在我们当地越野圈,火了,我看他们发的抖音,动辄上万个点赞,把我也搞的蠢蠢欲动,我也特意开了抖音,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关注一下我,号码比较好记:1573.

是我羡慕他们在当地有无数粉丝,那种感觉,比当县长还逍遥!

我也要火啦!

………………………………
特别说明: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