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婆–懂懂日记 2019-4-29

楼下大姐,体态显老。

天天戴个口罩,看不见脸……

有天,我带儿子下楼,在电梯遇到了她,大姐逗我儿子,问上几年级了,学习怎么样?

我抚摩了一下儿子的头:快跟阿姨讲讲。

儿子来了一句神回复:应该喊奶奶吧?

大姐笑着说,阿姨还没那么老。

出了电梯,我把儿子训斥了一顿,以后看着比你奶奶年轻的,一律喊阿姨,看着跟你奶奶差不多的,喊奶奶,别喊错了。

宁愿把奶奶喊成阿姨。

不能把阿姨喊成奶奶。

女人忌讳这些,懂不?

儿子点点头。

虽说童言无忌,但是话只要说出来,就容易伤人,之前出过这样的闹剧,来了一群读者,其中有个读者还带了女性朋友,不知道谁挑逗我儿子,问阿姨漂亮不?儿子那时刚上幼儿园,回了一句:长的像巫婆。

那女性朋友当场就火了,嫌孩子没教养,拎着包就走了。

这个事怎么说呢?

有些不可预防。

我们不知道小孩子会说这样的话,包括他说出“巫婆”二字我都觉得很意外……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在大门口遇到了楼下大姐,她去外面超市换大桶水,用一个买菜的折叠车拉着,这个车子上单元门前台阶很麻烦,需要把水桶先抱下来。

我急忙跑上前,去帮着拎水桶。

结果,手忙脚乱,把水桶给滚地上了,滚出去了老远老远。

我觉得可尴尬了,帮了倒忙。

原本她自己就可以轻松搞定的事,因为我的热情,起了反作用,而且桶还有了碰撞的痕迹……

帮着搬进电梯,我表示了歉意。

她很感激。

我以为,她是谁家的保姆,我们楼上很多住户都有全职保姆,买菜、看娃,特别是跟我儿子年龄差不多的小朋友,他们经常组团到我们家玩耍,来喊小朋友回家吃饭的,多是保姆,保姆跟孩子相处的都很亲,一般都喊奶奶,她们在我们家偶尔也会聊聊家常,例如一个月多少工资,管不管吃住,男女主人分别是干什么的,什么都聊。

又过了很久。

媳妇回家说,有个大姐夸你了,说你是当代雷锋,热心肠。

我问,谁跟你说的?

媳妇说,楼下一个邻居,说你帮着扛水了。

我问,那大姐是干嘛的?

媳妇说,在XX局上班,还是个中层,在我这里买过几次花。

我说,我还以为是谁家保姆呢。

媳妇说,我原来也以为是,天天拉个小车去买菜,你说这么有钱咋也不打扮打扮?

我说,不知道老公是干什么的。

媳妇说,说是在市里工作,具体干什么,没问。

又过了一些日子,我在楼下又遇到了大姐,还是口罩模式,她是在楼下等亲戚来访,亲戚还没到,我们又聊了几句。

她问,你天天在家?

我说,是呢。

她问,也不上班?

我说,退休了。

她说,你才多大?咋就退休了?

我说,我为国家做出过特殊贡献,特殊人才,允许提前退休。

她说,那不得了。

更巧的是,我当时手里有个道具,就是“光荣之家”的牌子,这玩意一般人弄不到,是一对一的,只有为国家奉献过青春的人才有资格在门上挂这个,我这个是哪来的?老领导送我的,他是部队转业过来的,发到手以后,他拍照留念,看我实在喜欢,就送我了,让我收藏的。

天成还借去发了个朋友圈:怀念在军校的日子。

无数人点赞。

楼下大姐是真当真了……

又往深了问了几句,例如具体从事什么行业之类的。

我以机密为由,拒绝多讲。

她信了。

我故意跟她开玩笑的,我想等下一次偶遇我再跟她解释,先让子弹飞一会,逗她开心一下。

有天早上,媳妇肚子疼,拉肚子,临时让我去送娃。

我先带娃去门口早餐店买大肉包。

又偶遇楼下大姐了。

她自己在吃。

打了招呼,我们是打包带走,我顺手把她的单给结了,11块钱,也没告诉她,走了。

当晚,她敲门。

端了一箅子水饺……

她说早上莫名其妙被买了单,很不好意思,那咋行?邻居之间再好,也不能替买单,所以来送水饺,还带了11元现金,让我必须收下。

那我只好收下。

让她坐一会。

我先澄清了一件事,就是关于我“退休”的事,我没退休,是开书店的,另外在XXX(工作单位)上班。

一聊,我们单位领导她都熟,笑着问我:要不要喊你们领导一起坐坐?(喝酒的意思)

我说,不用,老大见了我都要喊董哥。

媳妇在旁边敲边鼓:再吹?!人家一个电话你跑的比兔子还快……

带她参观了一下两个书房,一个是我的,一个是儿子的,她赞叹,哇,果然是文化人。

其实,我压根不看书。

我儿子倒是喜欢看书。

大姐呢,这次没戴口罩,可能觉得戴口罩到别人家不礼貌吧,媳妇夸大姐皮肤好,大姐来了一句:可别了,我这张脸差点毁容了,花了接近20万,刚治过来。

咋回事?

同事推荐她去喝一款排毒饮料,诺丽果,结果喝了以后反应强烈,浑身长痘,推荐人觉得是好事,说明体内毒素多。

结果,长脸上了。

关键是,不消了。

又跑济南,又跑北京,去看专家,陆陆续续治了两年。

基本好了。

还能看出痘印。

我问,被同事坑了?

她说,咱不能说被坑了,只能说不适合我这个体质。

这话,有学问。

逛到酒架位置,她问:你会看茅台真假不?

我说,差不多吧,但是我这两瓶是假的,不过人家也没说是真的,只是盒子、瓶子长的跟茅台差不多。

叫什么贵妃茅台。

更奇葩的是,我在淘宝都没搜到同款酒。

难道单独为我生产的两瓶?

这酒是有来历的,之前帮我开车的小伙送我的,他并不懂酒,这酒也不便宜,是他从另外一个做微商的朋友那里买来的,那个朋友还是个有社会身份的人,他觉得他不会骗他,让他给推荐,他推荐的这个酒,400元/瓶。

送给了我。

杂牌酒,我肯定不喝。

就扔办公室里了,我媳妇以为是真茅台,就给拿回来了,拿回来发现不是真茅台,就放酒架上了,上次有过来收酒的,问他这酒多少钱收?对方出价20元/瓶。

大姐说,我家有瓶50年代的茅台,你会看真假不?

我问,哪来的?

她说,一个朋友送的。

我问,朋友重要不?

她说,还行,让问问孩子上学的事。

我问,酒的来路呢?

她说,他说是爷爷家的。

我说,若是说实话,就是假的,百分百。

媳妇在旁边生气地说,你又没见,你咋知道真假?

我说,这就跟小伙子说自己家里有唐伯虎的画,想让鉴宝专家给看看,专家问祖上是干什么的?听说世代是农民,直接摆摆手,不用回家拿了,假的。

不止一个人跟我争论过类似的老茅台酒。

都自称是祖上传下来的。

其实,都是假酒。

最最最普通的茅台山寨酒,一瓶不超过50元……

50年代的茅台,什么概念?凤毛麟角,只会出现在极少数藏家或拍卖市场,至于说老百姓家有这样的酒?

别做梦了!

媳妇给大姐拿了几个橙子,算是回礼,大姐下楼了。

故事继续。

又过了一些日子,我去房产公司协商个业务,当时我把契税交给了房产公司,但是被花了,导致房产证办不出来,中间出过很多小插曲,例如房子卖了没有给网签,有的被二次抵押了,还有些被法院冻结了。

你想想,多么委屈,相当于一房多卖。

我怕夜长梦多,就自己去缴了契税,把房产证办出来了,但是我之前缴过的契税就等于扔了,当然房产公司认这个账,我想抵物业费。

很难协商。

人只要真不要脸了,就没人能奈何得了你。

例如还要退面积差。

这些钱,我都拿不到了,人家不是不认,但是就没钱,你能咋着?对不?

无可奈何。

我觉得我把房产证办出来了,就已经比其他业主强了N倍,他们还在忙着理论对与错,理论不会有任何结果的,反而容易把自己带沟里,不如我这样,自己先认赔,把房产证办出来,那就无所谓了,没有风险了。

协商置换物业费无果,我出来,正好遇到了楼下大姐。

她要干什么呢?

过来买房。

房子有1/3是租给了一家连锁酒店,整个综合体里只有连锁酒店是看起来还不错的,其余的基本全部亏损,我当时是买的写字楼,交房的时候才知道被改成单身公寓了,现在基本上就是鸡窝,大白天都嗷嗷的,你想想除了小姐谁会租单身公寓?这个租金完全可以租到三室一厅的居家住宅。

从这个角度来讲,公寓是最不值得投资的资产。(大城市也是如此)

我是完全认赔了。

现在平本都出不了。

现在卖的公寓是哪些?就是租给连锁酒店的那些,采取了一个很奇葩的销售政策,一套房子十多万,五年后每年返1万2的租金,有15年的合同,也就是说,你交上这十多万后,前五年不分红,五年后每年可以拿到1万2,一直拿10年,15年后呢?这个房子你就是白得了。

是便宜事不?

大姐想投资。

我说,作为上次忽悠你的弥补,我劝你一件事,远离是非之地,离这些事远点,天上不会掉馅饼的,掉馅饼也不会砸你头上的,这是本地最贵的物业也是最差的物业,我就问你一个最简单的问题,若是连锁酒店明年关门了呢?

她说,这个不大可能吧。

我说,只是假设,就是倘若出现了这个情况,谁来负责给你钱?

她说,我觉得不至于。

我又劝了几句,并且传递了我的观点,在县城,倘若真的想投资地产,就投资一两套优质的学区房,学区房是非一线城市地产投资首选。

只投资住宅。

至于公寓、商铺,连想都别想,没意思。

加了微信,我的意思是若是有什么不懂的,可以再问我。

到了晚上,我问考虑的如何了?

她说,问了几个朋友,还是觉得酒店那个不错。

我很无语。

但是,也不能再说什么了。

理论计算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一切理论的前提是:酒店能稳定经营15年……

可是,依靠常识来看。

酒店均扯到每个房间的租金压根不到1.2万/年,也就是说,这个数据本身就是个窟窿,整个游戏规则就是为卖房而设计的,至于以后的事?

以后再说。

总有聪明人往里钻。

没办法,谁让他们数学这么好呢?!

这个事就算翻过……

又过了几天,她突然在微信上发信息问:那你当时为什么买那里的房子?

我说,我买的早,当时,还没开始建,只是预售,高速路上做了很多广告,本地第一家5A级写字楼,我想买了当办公室的,就特意买了两间,想未来可以打通,更大一些,实事求是讲,这个位置也不错,本地最繁华的一条街,但是这些只是外因,内因就是他们内部管理混乱,搞的一团糟,建筑也是豆腐渣工程,业主闹了无数次了,现在周围房价都翻了番,而我们呢?原价都转不掉。

她说,我家老头也不让买。(老公的意思)

我说,男人看问题更理性。

她说,我同事买了。

我说,每个人都是要交智商税的。

昨天,去球馆打球。

我坐椅子上休息,有人喊我打球,我一看,他竟然没拿球,我拿了个球上场,我们这边凑局打球一般是每人带一个球,三局下来基本上四个球都会用完的,若是用不完,各拿回各的,所以先用谁的就是大学问。

一般,咱年轻,都是先用咱的。

一个球没多少钱,五六块钱。

但是,真正的冤大头就是固定的那么几个人,但是呢,冤大头有个共性,就是普遍比较富有,怪不?

理论上我用球最多,一周四筒球,但是呢,也有意外的收获,就是大家总觉得怪不好意思的,那么就会跟前台讲,拿几筒送给懂懂,偶尔遇到更场面的,一次就送我一箱,几十筒。

这结局,使我很意外。

所以,无论什么时候,做一个爱付出的人,终究会有回报的。

但是,有个前提。

要朝上。

打球,我只跟极少数球友玩。

学会付出的另一前提是什么?

不拿不占。

例如不抢红包。

这个能做到不?

我有个高净资产的读者群,我经常给大家科普这个观点,意思是修行自己从不拿不占开始,例如看到红包不眼馋,再怎么讲,也是人家辛苦赚的钱,咱没为别人付出过什么,那么就没有资格拿没有资格占,除非是啥?你抢了20元,你私信给人家发回去40元。

你有这个心才可以。

否则?

跟伸手乞讨有什么区别?

我一这么说,大家就开始反驳我了,意思是红包就是个游戏,何必上升到这种高度?

不!

一点一滴,都是内心的映射。

为什么有的人就是不抢?

因为我经常处于发红包的角色,从“抢红包”上就能看出大学问,两类人是坚决不抢的,一类是跟我有私情的,他们觉得怪心疼的,不抢就是给懂懂省了钱。一类是层次比我高的,他们偶尔会发,但是绝不抢。

我觉得科普的差不多了。

发了个红包试试……

依然白搭。

惯性。

前天,我去了趟青岛,跟老同学聚了一下,她做假发贸易做的很不错,我们是大学同学,但是她有逆生长的迹象,在我的记忆里,她是胖乎乎的,现在苗条了,而且走路很直,每天健身,请了私教。

我说,读大学时,我就知道你会与众不同的。

她说,少拍马屁。

我说,真的,不是马屁。

当年,我们去森林公园,门票20元,我们班一行六人,她把我们六人的门票给买了,而且当时我们还不大熟,甚至连名字都喊不准。

20元相当于今天的200元。

感激吗?

不敢感激,怕感激了有愧疚感。

只觉得她是个SB,父母给点钱多不容易,你这么糟蹋了……

一直到走向社会,我才逐步明白,她才是真正的高手,而且一定是父母精心培养的,这就如同我的一位老朋友,叫蟠桃,老读者肯定对他有印象,蟠桃怎么培养闺女?在他闺女七八岁的时候,就培养她的买单意识,平时吃饭就派她去买单,跟小朋友聚餐,也是提出由她来买单,从小就培养她当冤大头。

我把森林公园门票的事跟她讲了一遍。

她没有印象了,毕竟过去太久了,接近20年了。

她问,你咋就走向了这条路呢?

我说,我也不知道,现在回头想想,都有恍惚感,我到底是经历了什么?咋走着走着走歪了?

她说,真的很神奇,上次几个同学聚会,说班上出了你这么个奇葩。

我说,只能用命来解释,但是我又为我的后半生担忧,因为前半生太顺风顺水了,这从命理上来讲不是好事,因为每个人的命运都是波浪状的,错误和意外才是常态,所以一旦太顺了,我觉得自己的人生见顶了。

一起吃了午饭,寒暄了半天,分开了。

说实话,很陌生。

对声音陌生,对长相陌生,可能只是对名字熟悉。

完全是陌生人。

又喊了几个当年的“自媒体人”小聚,都是一群文艺青年,都有过巅峰期,都有自己的铁杆粉丝群体,现在呢?

多数都转行了。

其中一位大姐问:懂懂,你为什么能坚持到现在?

我说,我接受的新鲜事物比较少,接受的诱惑比较少,例如你们都转型到微信公众号了,我还没反应,大家现在又去玩抖音之类的去了,而我却又在公众号上驻扎了。

她说,上次我们几个聊起你,就在探讨,为什么你雷打不动?

我说,因为我在乡下生活,没人跟我谈高大上的事,而你们呢?动不动就接收到一手的创业信息,所以不坚定,时刻动摇,要是遭遇了高能量场的人来洗脑,一洗一个准,我若是继续在青岛或济南发展,或者在上海创业,我早倒下了,我之所以能够存活下来,根源就是我处于一个低欲望的生活环境。

她说,我看你说要去上海发展。

我说,不会去的,当然大家理解为了胆小鬼,其实不然,我只是为了自己能够坚守本业,不至于迷失,还有就是不至于给孩子太强烈的自卑与刺激,别人家的爸爸妈妈都是研究生或博士,他的爸爸妈妈是农民,他学习再好也自卑,我希望他从小到大能生活在一个相对自信的环境里。

要准确定位自己。

从青岛回家的路上,我感慨万千,这几个自媒体人,都曾经春风得意过,跟今天的我差不多,而如今呢?

多数都是迷茫的。

甚至有的做起了微商。

恰好牛哥要找我聊聊天,我就把在青岛的见闻跟牛哥讲了。

牛哥说,你还记得我们刚认识的时候,我跟你讲过一件事不?大家都在提防骗子,其实骗子不可怕,无非就是使我们掉块肉,最可怕的其实是高能量的人,因为他们是可以直接俘获我们的灵魂,马云喊你去做传销你去不去?

我说,肯定去,不用说马云,我若是给别人洗脑,也是一洗一个准,那个XXX你还记得不?他月薪1万5,而且是税后的,非要辞职给我当司机,而我给开的工资是多少钱?不管吃住才5千,他中了邪,总觉得上班没前途,给我当司机才有前途。

牛哥说,多数人迷失了自己,都是因为遇到了高能量场的碾压,我对这个事高度敏感,教练技术刚进入济南时,2000年左右,那时上教练技术的很多是各行业的大佬,牛人很多很多,我就时刻提醒自己,保持清醒,保持清醒,一定要准确定位自己,咱就是个普通老百姓,不是富人,不是官爷,什么都不是。

一样的道理,这些自媒体人为什么没有存活?

他们知道的太多了。

他们认识的牛人太多了。

跟我似的,在农村,过着属于自己的日子,只有我动摇别人的份,谁能动摇我?我能接触的基本上都是喊我董老师的人。

不喊的人,我也不接触。

媳妇再怎么忽悠我去上海发展,我也不会去的,理由是什么?

她觉得上海机会多,孩子的舞台大。

我的观点是什么?

咱要评估自己的底色,你是什么底色?初中毕业的打工妹,若不是认识了我,还在饭店端盘子,包括我媳妇的同事们,现在有联系的,基本上还是端盘子的角色。

我是什么底色?

世代农民。

这就是真实的咱自己。

别看花了眼。

别觉得我们很能很能,倘若我有个三长两短,儿子立刻回到乡镇去读书,哪可能跟今天似的?学这么多特长,还在私立学校读书。

那都是做梦。

肯德基?

吃一次还要挨好几顿打。

我跟牛哥讲了一个朋友的遭遇,这个朋友曾经跟我们段位差不多,去年做比特币亏空了1000多万,什么概念呢?

就是原本家大业大,一夜间,负债累累。

牛哥说,他比我们俩少了一样东西,就是守住本分。

什么是本分?

不是说做人本分,而是自己的一亩三分田,牛哥给自己的定义就是每年30万的收入,大家都笑话,呀,还以为是个牛人呢?原来这么弱。

牛哥的解释是什么?

正常家庭一年的消费不超过30万。

有30万,足够了。

大家说超过30万的,多数是把工作上的宴请也计算在内了,就是普通家庭生活,哪怕全家一起出国旅游一次,一年也花不了30万。

这是一。

我的一是什么?就是我写文章,有稳定的现金流收入,只要我写,就有。

二是什么?

就是要区分朋友,核心朋友,半核心朋友,边缘朋友,然后再跟核心朋友一起做点事,他们的事,我们入点股,出点力,就是建立自己的友谊壁垒,这跟我之前谈到的一个观点是雷同的,什么是好朋友?不能谈钱能是好朋友吗?不仅仅要谈钱,还要能一起赚钱。

例如我好朋友是做化工污水处理的,实验室状态,那好,我投点钱。

牛哥广泛的招募徒弟,其实是在壮大自己的友谊壁垒,他们事业做大了,自然伴随着牛哥的收益扩大。

三是什么?

就是资产快车道,靠赚钱是不可能致富的,能致富一定是靠资本游戏,但是三不能动摇一二的位置,就是永远排在第三位的,而且是闲钱游戏。

感叹起了这个朋友,牛哥说,若是他早能听咱的,不至于如此。

他的一不行了,没有二,所以只剩下三了。

三就是赌。

牛哥说,未来富有的差别不再是货币数字了,例如你现在有一个亿,我没有,你比我牛B,但是10年后呢?国家一个人发了1个亿,我有1个亿,你有2个亿,我们之间的差距缩小了。

我说,必然的,就像过去的万元户。

牛哥说,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考虑过一点,就是自己的使命感,责任感,对孩子,对周围,对社会,一种榜样的力量,例如做出一家上市公司,我现在调整了自己的计划,健身,而且是身心,争取10年内做出一家上市公司,凡是认识咱的,可能都会因为咱的这次腾飞而发达,我今年49岁,把这个目标调整为60岁之前。

我问,具体怎么实现呢?

牛哥说,两年学习,两年启动,前两年,先去挨着拜访已经上市的,通过他们了解上市的渠道、特点、属性,理论上,上过市的人就跟出过书的人一样,知道套路。

我说,我指点别人出书,一出一个准,你看身边人貌似都被我忽悠着出了书,但是若是没有我的忽悠,大家是不敢出书的。

牛哥说,就是这样的,有的人操作一家公司上市如囊中探物,而我们若是盲目的摸索,那一不小心就南辕北辙,所以前两年先学习,然后再用两年的时间来定位,六年的时间去经营。

这么写出来,仿佛有些吹牛B的感觉。

但是牛哥跟我谈的很用心,我能感受到他内心的力量,他是想给孩子一个交代,给身边人一个交代,你说你自己是一个优秀的企业人,那你咋没搞出一家上市公司?对不?

他认为这是自己的使命感。

可能到了不惑之年,他想到了我们没有想到的。

所谓的成功。

是有钱吗?

未来,大家都有钱,这就如同我站在阳台上看小区,一年间,等于天上掉到了每家每户30万现金,若是俯视上海呢?那么就等于天天在下钱,因为房价会继续涨的。

你再努力赚钱,能赚过这个吗?

但是,你做出一家上市公司,那么整个人生都变了,是整个身边人的人生都变了,因为大家都会成为股东的,都跟着一起腾飞的,而且我们有个得天独厚的优势,就是资本优势,若是我给大家画这个饼,说我要搞家上市公司出来,一晚上可能就融资几千万,这不是什么夸张的事!

牛哥问了我一句,你愿意参与吗?

我说,我愿意。

可能,用不了多久,我就不写文章了,去当CEO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